筆趣閣 > 萌妻太可口:總裁,請克制 > 第兩千三百六十五章 回鶴家
“他自己找不痛快而已,好了,先別說這些了,我們回去再聊吧。”
  
  寧喬喬說完,抬腳朝車走去。
  
  君蘿沒有動,她還要等人呢。
  
  直到看到賀寒熠從飛機上走下來,君蘿頓時眼睛一亮,笑瞇瞇的的蹦過去,道:“賀寒熠,你還好嗎?”
  
  “恩。”賀寒熠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直接經過她走到停在一旁的車。
  
  君蘿臉上的笑容僵了。
  
  這么久沒見過,他對自己居然只有一個字,嗯……
  
  多說幾個字是會死嗎?!
  
  而且上次他們分開的時候,她可是中毒了!難道他都不記得了嗎?居然對她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
  
  賀寒熠肯定是忘了!
  
  君蘿轉身小跑著追過去,在賀寒熠坐的那輛車要開出去之前拉開車門,坐進車里。
  
  賀寒熠和開車的手下都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賀寒熠是覺得莫名其妙,手下則是……這位小祖宗可是君家人,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就是一條命都不夠用的。
  
  “賀寒熠啊……”君蘿清了清嗓子,來了個開場白。
  
  “……”
  
  賀寒熠眼都沒眨一下,還是一臉淡然的莫名其妙的表情。
  
  君蘿看了看他,道:“那個……你們上次失蹤的時候,我很擔心你們,真怕你們會一去不回來了,都快嚇死了!”
  
  年輕的女孩一臉擔心的看著他,賀寒熠想了一下,說了兩個字:“謝謝。”
  
  這就完事了?
  
  君蘿愣住了,過了一會,繼續道:“我們分開的時候,我也中毒了。”
  
  “嗯。”
  
  君蘿:“……”
  
  “……”
  
  嗯?!
  
  終于確定賀寒熠是不會說什么,君蘿實在忍不住了,皺著眉道:“我受傷了,你都沒打算問我現在怎么樣了嗎?”
  
  “你不是已經沒事了嗎?”
  
  君蘿愣住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有事,今天又怎么回來機場?”賀寒熠道。
  
  君蘿:“……”好有道理,她竟然無言以對。
  
  照這么說,其實她應該在床上躺著,裝作病情嚴重的樣子么。
  
  可是……
  
  明明他們分開時是那么危險的情況,互相關心一下也是應該的吧。
  
  君蘿有些泄氣的坐在椅子上,郁悶極了,她可是聽說他們今天回來,一大早就跑去機場等著,雖然她主要是想見寧喬喬,但是也是很想見他的啊。
  
  可是哪里賀寒熠他竟然……這么冷漠!
  
  都怪東瀾家,把他給變成這樣!
  
  “你們這次在海底是不是很驚險?晚星姐有沒有受什么傷啊?”君蘿蔫蔫地道。
  
  她覺得自己一向是活潑外向的人,可是在當著賀寒熠的面,她聊不起來了。
  
  “算是有驚無險,好在郁少漠出現得及時。”提到這個,賀寒熠話終于多了。
  
  君蘿渾身一震:“什么叫有驚無險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賀寒熠看了看她,將在海底發生的事和她說了一下。
  
  “媽的!鶴隨風那個王八蛋!他敢給我下毒,還害你們差點死在潛艇里,這次我非扒了他的皮!”
  
  君蘿恨恨地道。
  
  賀寒熠看了她一眼,沒說什么。
  
  很快,車子開到鶴家大門口。
  
  寧喬喬和郁少漠下車,便看到君無謙和君時站在不遠處等他們,看到寧喬喬,君無謙眼睛一亮,朝她露出一抹微笑。
  
  “爸爸。”寧喬喬笑著走過去。
  
  “比以前瘦了些。”君無謙看著她,道:“不過只要回來就好!”
  
  “恩,能看到你們真高興。”寧喬喬轉過頭看向君時:“君時哥。”
  
  君時頓時有點受寵若驚,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
  
  寧喬喬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經過這次的事情她已經徹底想開了,生命中還有很多值得她在乎的事,沒必要為了一些不重要的東西和關心自己的人拉開距離。
  
  “君先生。”
  
  郁少漠也走過來。
  
  “謝謝你把她帶回來。”君無謙看著郁少漠道。
  
  郁少漠表情淡淡的:“應該的。”
  
  他們都不是在這些事情上婆婆媽媽的人,現在寧喬喬已經回來了,有些話自然也不用再提。
  
  “鶴隨風呢?”君時問道。
  
  郁少漠朝一旁抬了抬下巴,只見兩名手下扣著鶴隨風下車。
  
  這幾天在船上時,鶴隨風也被治療過,出了這么大的事,郁少漠當熱不會讓他痛快玩完。
  
  寧喬喬眼神一閃,朝那兩個手下道:“等一下!”
  
  兩名手下停下來。
  
  寧喬喬抬腳走過去,鶴隨風是清醒的,眼神有些諷刺的看著寧喬喬:“怎么,過來找我是想和我說幾句狠話?”
  
  “不是狠話,是實話。”寧喬喬眼神冰冷地看著他:“鶴隨風,你大概沒想到我會有機會出來吧。”
  
  “是沒想到。”鶴隨風笑了聲:“那樣的情況下你都還能逃出來,君晚星,我只能說你厲害!”
  
  “還有更厲害的呢。”寧喬喬笑著道:“現在出來了,鶴隨風,你的苦日子就要開始了!我們來日方長!”
  
  說完,她看都沒再看鶴隨風一眼,朝手下道:“把他關進鶴家的地牢里,告訴鶴家的人,如果他們連一個人都看不住的話,我們東瀾家和君家有得是地牢!”
  
  “是。”
  
  兩名手下帶著鶴隨風走了。
  
  “鶴傾城在哪?”寧喬喬轉過身問道。
  
  “他在大廳等你們。”君時道。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朝郁少漠道:“那你去見他吧,我去找林素。”
  
  既然鶴家的事情已經平息了,她也就沒有再見鶴隨風的意義了。
  
  “我和你一起去。”
  
  郁少漠的想法和她一樣,這個時候他們最要緊的不是去見鶴隨風。
  
  寧喬喬看了看他,也沒說什么。
  
  “我們一起去。”君無謙也道。
  
  對于寧喬喬的病情,他自然也是關心的。
  
  一行人來到林素住的房子前,此時林素正坐在門口花園里的石凳上,看到寧喬喬微微楞了一下,接著便笑了起來:“你回來了。”
  
  “我來找你拿藥,現在鶴家也幫你們搞定了,你應該沒有別的理由不給我了吧。”
  
  寧喬喬直接單刀直入主題。
  
  林素笑了笑:“的確,東西我已經準備好了,你跟我來吧。”
  
  

Ps:書友們,我是夜小燃,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