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之超神大機甲 > 76
    李秋白額頭已經冒汗,剛才他被嚇的不輕,魂剎羅動了真怒,想要殺他。
  
      “前輩說的極是。”李秋白道,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凌千雪現在是我們的籌碼,她不能有任何閃失,你是太白仙山的弟子,想必知道太白仙山是怎么對付叛徒和傷害仙山弟子的人吧?”魂剎羅道。
  
      李秋白面色瞬間慘白,他知道,當然知道。
  
      太白仙山曾經因為一名弟子無端被殺,出去了三十余位太虛境強者,一舉掃平了兇手所在的門派,對于傷害了太白仙山弟子的人,哪怕是整個門派,太白仙山從來不會手軟。
  
      “知道。”李秋白點頭,道。
  
      “既然知道,你明白該怎么做了吧?”魂剎羅道。
  
      李秋白依舊不甘心,低下頭,不說話。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còм<首發、域名、請記住
  
      已經三次了,每次都都是在即將得手的情況下,被別人破壞。
  
      一個男人,想要得到一個女人,卻多次得不到,對于這個男人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越是得不到,這個男人,就越是想得到。
  
      “李秋白,你說,我是把凌千雪完好無缺的還給太白仙山好,還是獻上你的人頭,徹底跟他們開戰好?”魂剎羅突然道。
  
      李秋白聽罷,心臟狂跳不止,魂剎羅已經給他下了明確的信號,他若是動了凌千雪,魂剎羅就會連同他和凌千雪一起殺了,徹底和太白仙山對立,若是沒動,他依舊可以活著。
  
      終于,李秋白點頭,道:“魂前輩盡管放心,我不會再動她一根汗毛。”
  
      魂剎羅淡淡一笑,看向了身邊的一位黑衣人,道:“召集其他人,離開這里。”
  
      今羽眼睜睜的看著魂剎羅一行人遠去,并沒有立即追過去。
  
      凌千雪暫時是安全的,只要他一直保持這種神秘狀態,不被魂剎羅發現,他就不敢動她。
  
      也正如魂剎羅所說,凌千雪是魂剎羅的籌碼,有了這顆籌碼,他才有跟太白仙山談判的資格,而至于李秋白,今羽相信,邱正在知道了他已經成了叛徒后,一定會下令殺了他。
  
      太白仙山,從來不留叛徒,即便他是李紹田的親孫子。
  
      現在,魂剎羅和他的人已經進入到了高度戒備的狀態,想要靠近他們,著實不易,更何況今羽僅僅只有他自己。
  
      他停在原地想了很久,他可以暫時先回太白仙山,把事情稟告給邱正,以太白仙山的手段,就是魂剎羅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找出來,然而厲宇倫和宇文決現在說不定已經在路上了,他再回去,無非是多此一舉。
  
      若是不回去,他就是追蹤魂剎羅的行蹤,并想辦法給厲宇倫他們留下記號,這樣一來,可以為太白仙山節省不少尋找魂剎羅的時間。
  
      最終,今羽選擇了后者。
  
      通州城還是一如既往的繁華。
  
      尤其是這條名叫玉華街的大街,更是熱鬧非凡,這地方,是通州城中富商和達官顯貴的聚集地,各式高檔酒樓林立,錢莊每隔十余丈便有一個,花柳風流場所更是筆筆皆是。
  
      然而在玉華街中,最為豪華氣派的,非玉華居莫屬,五層別致的木樓,閃爍著金光的牌匾,上等的檀木桌椅和玉石做成的酒杯和碗,無一不在告訴世人,這里,非窮苦鄉民來的地方。
  
      今羽,正站在玉華居對面的一座客棧門口,目送著扮成了富商的魂剎羅和李秋白帶著凌千雪進了酒樓。
  
      魂剎羅不知道對凌千雪用了什么手段,她現在能走路,卻是說不了話,進了玉華居后,一切都由魂剎羅打點,不一會兒后,他們便由一個笑面相迎的小二帶著去了樓上。
  
      今羽皺著眉頭,朝著緊挨著玉華居的名為天香玉瓊的花柳院看去,魂剎羅的手下,全部進了那里。
  
      今羽可不會相信,他們進去是去找樂子了,很顯然,魂剎羅是怕人多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這才將手下安排到了花柳樓這種煙花之地。
  
      等他收回目光的時候,已經足足過了盞茶的時間,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臉,ren皮面具罩在臉上,著實有些不舒服。
  
      他再次朝著玉華居看了一眼,轉身進了身后的客棧,既然魂剎羅已經打算暫時在通州城住下,他也不能露宿街頭不是?
  
      客棧掌柜見今羽一身布衣,一副窮酸樣,立即打起了哈哈,像是一夜未睡一般,懶懶道:“小子,這可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從哪來,回哪去吧。”
  
      今羽不禁冷笑,這掌柜還真是狗眼看人低,看人穿著來說話,他走到了柜臺前,咚的一聲扔了一塊半個巴掌大小的金子到柜臺上,淡淡道:“給我來一間上房,要正對著對面的玉華居。”
  
      那掌柜瞪大了眼睛,好生打量起了今羽,暗暗尋思,這小子這金子是不是從哪里偷來的?
  
      “你是不是在想我的金子是不是偷來的?”今羽冷冷的道。
  
      金子?他可是要多少有多少,把整座通州城都買下來都綽綽有余。
  
      那掌柜咳嗽了一聲,立即收起了金子,賠笑道:“客官說的哪里話,來的都是客,我這便給您安排房間。”
  
      “半個月未見,今羽兄弟出手還是這么大方。”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走進了一位穿著破爛不堪,滿臉污垢的人。
  
      這人不是丐文斗,還能是誰。
  
      今羽一見是丐文斗,驚訝道:“丐兄,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丐文斗笑道:“你忘了,這通州城,可是我的家。”
  
      今羽笑了笑,不可置否。
  
      那掌柜先是瞧了今羽一眼,又看向了丐文斗,這位爺在通州城,只要是做生意的,沒有不認識他的,他的本事在他們這些凡人眼里,可完全不像是他的穿著那般,無一人敢輕視他。
  
      “丐先生,您來了。”掌柜賠笑道,暗自慶幸剛才還好沒把今羽趕出去,否則麻煩可大了。
  
      丐文斗點頭,毫不客氣的道:“馬上給我這位兄弟安排房間,且不可怠慢了。”
  
      掌柜連連點頭,親自出了柜臺,引著今羽和丐文斗到了三樓,按今羽的要求,先了一間正對著玉華居的上房,下了樓。
  
      今羽和丐文斗進了房間,關好了門,今羽首先走到窗戶前開了窗子,又把桌子搬到了窗戶邊上,拿了兩把椅子,這才示意丐文斗坐下。
  
      丐文斗坐到了椅子上,突然笑了起來,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今羽兄弟,說吧,你這次來通州,要辦什么事?”
  
      今羽一直盯著玉華居對面開著窗子的房間,魂剎羅和李秋白,凌千雪就在那房間中,他們正說著什么。
  
      他雖然在分神,卻還是道:“想必丐兄已經知道了吧?”
  
      通州城中大大小小的事,都瞞不過丐文斗的眼睛,今羽相信,從他進到通州城的那一刻,丐文斗的人就已經盯上他了。
  
      丐文斗笑了笑,眼中大有深意,道:“今羽兄弟,要不要我給你叫個……?這里的姑娘可是……”說著,丐文斗咳嗽了起來。
  
      今羽皺起了眉頭,道:“想不到丐兄還好這口?我們還是談正事吧。”
  
      “我這不是見你一路上風塵仆仆,想讓你好好放松一下。”丐文斗笑道。
  
      今羽連連擺手,丐文斗又想來這一套,他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想必,對面那人已經引起丐兄的注意了吧?”今羽道。
  
      丐文斗敲著桌子,點頭道:“不錯,其中有一人,不正是凌千雪?”
  
      “你不想知道她怎么會跟那兩個人在一起?”今羽道。
  
      “你來這里,不正說明了一切?”丐文斗道。
  
      “那位扮成富商的人,名叫魂剎羅,扮作他的侍從的人,叫李秋白。”今羽道,“李秋白,他是太白仙山的弟子。”
  
      丐文斗很有興致的聽著,他低頭想了一會,道:“兩位太白仙山弟子,跟一位富商混在一起,還真是有點意思。”
  
      “李秋白,是太白仙山的叛徒。”今羽目光冷了下去,道。
  
      “哦?”丐文斗一挑眉毛,道:“要是師尊知道了這李秋白,一定會親手結果了他。”
  
      “現在你應該猜的出,那個扮成富商的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了吧?”今羽道。
  
      丐文斗笑了笑,道:“他和李秋白一起,挾持了凌千雪,意圖威脅太白仙山,而你,正是為了救凌千雪而來。”
  
      “你只說對了一半。”今羽道,“那人名叫魂剎羅,是血巫族的后人,我們無意中進了血巫族古祭壇,后來我發生了一些變故,跟凌千雪他們分開了,等我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魂剎羅抓住了,魂剎羅自知得罪了太白仙山,我們不會放過他,現在他把千雪當成了籌碼,意圖用她做為交換條件。”
  
      “交換他們的自由?”丐文斗皺眉道。
  
      他又搖頭,道:“仙山不可能放過他們,便是有人質也不行,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
  
      今羽深吸了一口氣,道:“等他們出城時,立即截殺,一定要打他們個措手不及,那樣才有可能救出凌千雪,至于李秋白,能活捉就活捉,不能就殺了他。”
  
      丐文斗拍起了手掌,道:“你的想法跟我一樣,人我已經安排好了,只等著他們出城了。”
  
      今羽好好的看了一眼丐文斗,原來一切他都已經安排好了,只等著他點頭,司徒府的情報網,當真是可怕。
  
      丐文斗這個人,更可怕,好在他是朋友,不是敵人。
  
      ※※※※※※※※※※※
  
      魂剎羅似乎是很能耐的住性子,直到黃昏時分,他這才同李秋白一起帶著凌千雪離開了玉華居。
  
      今羽早已等的不耐煩,立即和丐文斗出了客棧,丐文斗先和今羽道別,不知去向,今羽則是一路尾隨魂剎羅三人出了城門,到了城郊外的一片楊柳林。
  
      魂剎羅和李秋白一路上都在交頭接耳,現在也沒停下來,今羽看準了機會,化作了一道流光,擋在了他們的去路。
  
      幾乎就在同時,楊柳林中突然傳出了一聲呼哨,丐文斗帶著十幾位手下,把魂剎羅三人圍了起來。
  
      那魂剎羅和李秋白被突然出現的十余人驚的怔了片刻,就是這片刻的時間,他們已經被丐文斗的手下制住,動彈不得。
  
      丐文斗沖著今羽一笑,道:“來的不晚吧?”
  
      今羽點頭,道:“很及時。”
  
      “魂剎羅,李秋白,你們還有什么好說的?”今羽盯著魂剎羅道。
  
      魂剎羅沒說話,過了一會兒,他的胯下突然響起了水聲,屎尿混合物順著褲子流到了地上,惡臭無比。
  
      他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向今羽磕頭,道:“大爺饒命,大爺饒命。”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今羽和丐文斗對視了一眼,同時皺起了眉頭,魂剎羅竟然被嚇成這副樣子?
  
      丐文斗突然走到了李秋白面前,在他臉上一陣摸索,一把扯下了一張皮,露出了他本來的面目。
  
      那是一個奇丑無比,眉間有三顆豆大的痣的中年人,正嚇的瑟瑟發抖。
  
      “好一個金蟬脫殼!”丐文斗把ren皮面具扔到了地上,一腳踩在了上面,道:“他媽的,我們都被騙了,這三個人都是假的,他們本人怕是早已離開了通州城。”
  
      今羽緊緊攥起了拳頭,手背上青筋突兀,他緊緊的盯著假的凌千雪,她身上的氣息,竟然和真的凌千雪一模一樣,完全騙過了他的感知。
  
      突然,他沖到了假凌千雪面前,嚇的她大叫了起來,不停的向后縮,卻是被丐文斗的人按住,動彈不得。
  
      “大爺,別,別殺我,求求你。”
  
      今羽一把扯下了她臉上的人皮面目,一張清秀,慘白的臉出現在了他面前,他把人皮面目放到了鼻子前聞了聞,上面有凌千雪身上的香氣。
  
      現在他明白了,魂剎羅用了最簡單的手段,就騙過了他的感知。
  
      “給你們ren皮面具的人,他們現在去了什么地方?”今羽問道。
  
      那姑娘嚇的一直在發抖,不敢看今羽,道:“我不知道,那個人只給了我們五十兩黃金,還讓人給我們戴上了面具,其它我什么都不知道,大爺,求求你,放過我。”
  
      今羽重重嘆氣,這姑娘沒說假話,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魂剎羅不可能把自己的行蹤告訴他們。
  
      他站在地上,沉默了,現在線索斷了,魂剎羅和李秋白帶著凌千雪,就這樣從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他要到哪里去找?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網游之超神大機甲》,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Ps:書友們,我是日出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