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之至尊戰神 > 第0495章 他名寧河圖,曾跨時空而戰!
    哧!
  
      一只面積大到堪比遮天蔽日的大掌,從未知地探出。
  
      電光火石間。
  
      徒手捏戰兵。
  
      再之后,五指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收攏,刺耳的金屬碎裂聲,趁此不斷響起,聽得人頭皮發麻。
  
      “這,陳老先生出手了。”
  
      “他曾說過,此番進駐國都,就是為寧軒轅而來,關鍵時刻,自當現身!”
  
      意外來的過于突然。
  
      寧軒轅即使有實力攔下這一刀,也沒始終盯梢現場的陳平動作快,五指摩擦,這柄戰兵,當即化為一堆鐵屑。
  
      雖然有多此一舉之嫌,但寧軒轅還是點頭表達誠意,“多謝。”
  
      “無妨。”
  
      陳平的聲音,回蕩虛空,真身卻并未顯圣。
  
      已經勃然大怒,雙目噴火的寧青寒,大手一招,五指提劍,環峙虛空,“口口聲聲讓兩人公平決戰,還沒到中場,就開始下黑手?”
  
      “怎么?是害怕自己兒子打不贏,還是覺得暗中偷襲,臉上很光彩?”
  
      直到此刻,絕大部分人才理清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堂堂一族皇主,竟然干起暗中偷襲的伎倆?
  
      “老夫的身段,需要向一介小字輩出手?呵呵!”
  
      周登煌不以為然的冷笑,隨后給自己找了個不算借口的借口,“老夫不過是想具體試探試探,你家軒轅,究竟有沒有資本,與我兒赴死一戰罷了。”
  
      眾人,“……”
  
      這,已經厚顏無恥到,不要臉了!
  
      明明偷襲未果,竟然還大言不慚的說,是在試探寧軒轅可否具備資本?
  
      “你這么不要臉,等會我們過過招?陳某幾十年沒出手,正好趁著尚在十四境圓滿期,拿你開刀。”
  
      兩尊大佬,隔空對峙,火藥味很濃。
  
      周登煌并未第一時間答復,沉默很長之后,方才反問一句,“這是我等皇族內部的糾紛,你陳平充其量是外人,莫不是鐵了心要插手?不怕引火燒身?”
  
      “別拿皇族背景嚇唬人,就我而言,殺你跟殺狗沒區別,問題不過在于,應該痛痛快快一刀宰掉你,還是慢刀子割肉,優哉游哉折磨死你。”
  
      眾人,“……”
  
      皇族成員,“……”
  
      這他媽大佬就是大佬,非但半點不虛皇族之主,還引用宰狗的論調,不著痕跡的將周登煌一陣冷嘲熱諷。
  
      “汪汪汪,宰狗啦,還是只不要臉的癩皮狗。”
  
      老不正經的陳某人,突然怪叫三聲。
  
      周登煌,“……”
  
      眾生,“……”
  
      本是怒發須張的寧青寒,噗嗤一下氣極反笑,而寧青陽等一眾,則臉色鐵青到快要滲出水來。
  
      越是沒個正行,不著邊際的老怪物,越恐怖。
  
      這位此前毫無名聲,卻突然以十四境出世的陳平,絕非泛泛之輩,遠的不敢說,對付一尊皇主,綽綽有余。
  
      否則,歷來性情暴躁,眼里容不得半點沙子的周登煌,怎會面對這般羞辱,還要強行保持鎮定?
  
      無外乎,忌憚陳平!
  
      “浪費什么時間,一巴掌下去直接拍死這姓寧的臭小子就是了,磨磨唧唧,惹人心煩。”
  
      一道干澀,陌生的聲音,接踵而至。
  
      之前,從未出現過。
  
      但,第五皇族一方的陣營,集體興奮起來,不過須臾間,所有皇室成員,畢恭畢敬跪地參拜。
  
      “恭迎我族皇主,蒞臨國都。”
  
      “哈哈,我第五氏的老皇主,也來看戲了。”
  
      又是一尊大佬介入其中。
  
      寧軒轅聚攏眸光,看向廣場外的坦蕩長路,“第五求敗?”
  
      之于民間,四方皇族當中,口碑名聲最為人私下不齒的,當屬第五皇族。
  
      第五氏那位皇主,昔日里一番理直氣壯的云泥之談,讓寧軒轅刻骨銘心,今時今日還記憶猶新。
  
      有生之年,寧軒轅最大的愿望,就是一腳將第五求敗踏進泥土里,讓他為當初呵斥百姓為無用爛泥的言辭道歉。
  
      “大膽,敢直述我族皇主的名諱,想死嗎?請立即下跪道歉!”一位第五氏的年輕成員,勃然大怒,并主動跳出來斥責寧軒轅不懂禮貌,沒有教養。
  
      哧!
  
      寧青寒一劍遞出,當場削了對方的腦袋,“跳梁小丑不知死活,誰再嚷嚷一句我聽聽?”
  
      第五成員,“……”
  
      “你……”
  
      威風凜凜,空降國都的第五求敗,還沒來得及享受眾生朝拜,竟然親眼目睹了自家族人,被當眾削了腦袋。
  
      “我看你還能囂張幾時。”
  
      第五求敗鎮定心神,轉口朝寧青寒,道出這樣一句話,旋即隔空警告陳平,“你一個外人,胡亂插手皇族的內務,今天也別想全身而退。”
  
      “奉陪到底。”陳平表態。
  
      此時。
  
      兩尊皇主,兩尊十四境的存在,以及新一代人間無敵手寧軒轅,這套豪華陣容,終于將氣氛,烘托到了極致。
  
      “還愣著做什么?讓你兒子趕緊練手,我可沒那么多時間浪費,興許等會不耐煩了,就拍死這寧軒轅。”
  
      第五求敗催促周登煌。
  
      向來喜好大放厥詞的第五求敗,語調懶散,壓根就沒將這場糾紛放在心上,大致是出于惡趣味,臨了,還不忘嘲諷寧軒轅,“充其量一條北皇族不要的野狗,乖乖等死便是。”
  
      “今日,天王老子來了,都難阻我殺你之意!”
  
      ……
  
      國都這一戰,誘發的震蕩,越來越大,不少省城,萬人空巷,全在關注這場糾紛,遠在南部區域的鳳天省,同樣不乏關注。
  
      昔日里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市中心,蕭條,冷寂。
  
      那座立于湛藍青天之下的巨大雕塑,歷經這么多年風花雪月,依舊栩栩如生,而作為首座砌起少帥寧河圖石塑的大省市,鳳天,注定擁有非凡的寓意。
  
      半小時前,一場冷風,吹走了僅剩的幾位游客,空空蕩蕩,死寂一片的市中心,突兀發出一道脆響。
  
      石塑決裂。
  
      一條拇指粗細的縫隙,自雕塑的眉心位置綻放。
  
      百年前,他宇內稱尊,多少人恭為信仰?縱然歲月逝去,崢嶸已成過去式,可寧河圖這三個字,依舊燦爛長空。
  
      論其一生,何等輝煌?
  
      他曾踏足世界,打遍星空無敵手。
  
      他曾墜血一滴,橫壓萬萬里山河,天地變色。
  
      他洞悉歲月,意志磅礴。
  
      他也無處不在,橫看百年春秋輪回,他留下的印記,從未磨滅!
  
      “縱已消逝紅塵間,亦能以一道過去身,跨歲月長河,為你而戰!”
  
      “我寧河圖的唯一重孫,豈容爾等踐踏?!”
  
      若干年后。
  
      當,新人換舊人的時候。
  
      當,那批有幸親眼見證,禍起國都,并被后世定義為史前大戰的經歷者,垂垂老矣,余生不多的時候。
  
      他們總喜歡,拉著自家孫兒,又或者重孫,坐在夕陽下笑瞇瞇著,一邊回憶一邊自問自答,知道皇族有多可怕嗎?
  
      知道,貴為皇族之主的那幾位存在,有何等恐怖嗎?
  
      少不更事,嗷嗷成長的瓜娃子,還以為,自家爺爺,太爺爺在吹噓皇族的駭人影響力,豈料,他們話鋒一轉,拐了個大彎。
  
      此后,平平無奇的感慨,驚天動地,后世難忘!
  
      你見過,一人橫推三尊老皇主,并將他們打到懷疑人生,唯有跪地求饒嗎?
  
      我見過呀。
  
      他叫寧河圖,北皇族的少帥,就為了給自家重孫出一口氣,跨時空而來,遇王殺王,見皇誅皇!
  
      PS,4.
  
      等一波大殺四方!
  
      

Ps:書友們,我是一枝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