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地下城與魔物 > 140
    說完,他失去了意識,如果不是雷斬薩雷克勞夫特在挽著他走路,他就要摔倒在地上,一行人集中到一起,沒有多加逗留,各自騎上坐騎,在列維卡的保護下,撤退,蒂蔓知道情況不妙,對坐在科嘉身后的達芙妮也沒有多加理會。
  
      一群人控制著熊獸,踏著泥濘的土地穿行在雨簾中,瑟瑟冷風如同鋒利的刀子刮著面頰,科嘉在咬牙堅持,從來沒有這么難受過,氣場與天賦帶來的雙重疲勞,讓身與心有一種無法說出的痛苦,加上旅途的顛簸,科嘉突然感到胸悶,一股腥甜從喉嚨處泛起,這種感覺科嘉并不陌生,他猛的咬住牙,將一口血給咽下,免得懷中的蒂蔓擔心,而整條手臂開始發麻。
  
      怎么會這樣?科嘉不明所以。
  
      沉悶的聲音解答了他的疑惑,“嘿嘿,年輕人,你以為我偷襲你,你能擋住我的攻擊,是自己反應快的原因么?我根本是想要用氣場震傷你,然后在偷襲那蠢貨!”
  
      帕魯卡的聲音從道路的一邊傳來,列維卡匆忙指揮軍隊停下,幾乎是在帕魯卡聲音響起的同時,一道身影從微草后竄出,襲擊向與昏迷的戰魂薩埃雷羅同騎一頭熊獸的雷斬薩雷克勞夫特,帕魯卡的速度很快,出手又是在突然間,出乎眾人的意料,誰也沒有想到,他會在這種情況下,還選擇近身攻敵,竟然沒有趁著混亂逃離!
  
      彎刀刺中了雷斬薩雷克勞夫特,沒有傷及要害,他選擇了舍棄坐騎,為了保護昏迷過去的哥哥,雷斬薩雷克勞夫特不得不得選擇承受住這一刀。
  
      兩人跌落熊獸的背,偷襲成功的帕魯卡順勢坐上熊獸,彎刀刺入它的肚腹,這不受它控制的軍方坐騎,因為致命的疼痛,橫沖猛x撞,帕魯卡彎刀揮舞,阻擋著刺來的長槍,身上多處受傷,卻越發笑的瘋狂,眼中充滿著嗜血的光芒。
  
      由于他的出手很快,突圍又速度,等到軍隊正式圍攏向他,他已經施展天賦,瞬移著逃離。
  
      從始至終,科嘉都是憤怒的看著他,想要施展天賦,可渾身使不出一絲的力氣,身體的不適感在加重,那咽下的鮮血在又從喉嚨沖起,這一次無法再忍住,哇的一聲,鮮血吐了蒂蔓滿頭,急的蒂蔓立時流出了眼淚。
  
      所有人才清楚的意識到,帕魯卡,這名軍方曾經四處通緝的冒險者,膽敢刺殺暗影要塞領袖的隱魂天賦者,并沒有那么簡單,此刻的夜雨已經變成了暴雨,厚重的陰云中不斷響起雷電的聲音。
  
      “我喜歡在雨夜中殺人,越是有難度,越是一種挑戰!這是不是很刺激?”帕魯卡狂笑著說道,聲音變態至極,他站在遠處,矗立在一道黑影身上。劃破夜空的雷電照亮那道黑影,是一頭猙獰的魔物。
  
      魔物長著三頭六臂,鎧甲加身,頭盔下的腦袋猙獰可怖,眼睛嗜血且殘酷,有著龍族魔物的外貌特征,微張的嘴巴可以見到它那兩排鋒利的尖牙,鮮紅的舌頭在來回舔著自己的臉頰。它的手里持著一柄鐮刀、一面盾牌、一把戰刀。
  
      鐮刀扛在左肩,盾牌阻擋在胸前,戰刀在半空胡亂的揮舞,隱隱有雷電的聲音發出。它異常的高大,一米多高的帕魯卡坐在它的右肩上仿佛像是一個孩子。
  
      當看見這頭魔物出現,科嘉明顯感覺列維卡一行人深吸了口氣,似乎這頭魔物非常的可怕,以至于他們下意識的向對方靠近。
  
      “深淵的魔龍獸,大家撤退!”列維卡面色沉凝,立即控制坐騎掉轉方向,邊跑邊喊道:“科嘉隊長,馬上叫你們的人走!”
  
      知道事態嚴重,科嘉與同伴控制熊獸跟隨在列維卡身后逃跑,周邊的一小部分軍方士兵為保護他們,向帕魯卡沖去,帕魯卡一動不動的坐在那立,仰望著夜空,氣場收斂,大雨瞬息落滿他的臉,他濕漉漉的頭發垂落在眼前,冷冷的笑著,自言自語的說道:“逃吧,全都逃吧,在逃亡中才能感受死亡如影般隨形,哈哈,哈哈”
  
      說著,他流下了眼淚,變態的眼神以及扭曲的心靈,這一切都讓那些正在圍攻向他的士兵內心隱隱膽怯,可為保護重要的人撤走,他們不能退后,那振奮人心的軍方戰歌他們高聲唱起,聲音回蕩在雨夜中,是那樣的清晰,逃跑的科嘉側身看著他們漸遠的身影,心有感觸,淚滴便從眼角滑落,他們已經靠近了他,“殺戮的盛宴來到。”帕魯卡視線從天空收回,看向他們,士兵們舉起長槍猛刺向帕魯卡。
  
      帕魯卡身影瞬移至一名士兵身后,彎刀從他的喉嚨劃過,綻開的血線鮮血涌出,他添了一口,低聲說道:“我嗅到了恐懼的氣息。”說完又再殺向另一名士兵,移動的速度很快,、、,隱魂的三重天賦配合使用,讓這群士兵無法準確攻擊到帕魯卡,帕魯卡猶如鬼魅,在眾人間穿梭,每一次手起刀落,必然是一名士兵死去。
  
      而被圍住的魔龍獸,這群比它低矮的熊獸根本不是它的對手,遭到魔龍獸戰刀帶出的雷電擊中,它們頓時四肢無力的癱倒在雨地,它們的主人剛從地面爬起,魔龍獸已經猛然靠近,盾牌一面阻擋著旁邊人的攻擊,巨型的鐮刀一面劃過,眨眼間將士兵的身子斬為兩截,或者直接縱起撲落,將士兵的脖子咬斷,鮮血將它的戰甲染紅,。
  
      “忠誠!榮耀!勇敢!吾愿意一生將其銘記念誦,至死不忘,如有違背,愿上蒼將吾之血軀,百蟲啃咬,永生不得安息!忠誠!榮耀!勇敢!用血與淚鑄成家園的城墻,雖死不悔,如有違背,愿上蒼將吾之靈魂,歸入但丁,永生不得輪回!”前面的士兵死去,后的士兵依然唱著戰歌圍了上去,知道死亡是必然的結局,他們在用盡全力吶喊。
  
      帕魯卡嘖嘖的嘆息,彎刀又殺死一名士兵,連同他的坐騎,一起劈成兩半,鮮血噴灑在他臉上,帕魯卡仰頭狂笑:“這樣的感覺真好。”四名士兵從旁躍起,舉起長槍刺來,他低著頭,看也不看他們,彎刀脫手飛旋出去,比士兵快上幾倍的速度,劃過他們的脖頸,在他們的長槍同時將要刺到自己時,帕魯卡的身影一分為七,殺向周圍的人,四具尸體在他的分身一掠而過時,頭顱紛飛。
  
      哪怕已經離得遙遠,再看不見他們,科嘉還是不愿將視線收回,不知不覺眼睛濕潤,那淚早就在聽見他們慘叫的聲音從身后的茫茫微草后斷斷續續的傳來時落下,這是第一次,科嘉對這群軍方的士兵心生敬畏,遭到帕魯卡氣場震傷的身體,也因著心情的難受與熊獸猛力奔跑帶來的顛簸,漸漸的失去氣力,終于察覺到科嘉異樣的蒂蔓猛的回頭,科嘉強忍得一口血正好吐落在蒂蔓臉上,這讓蒂蔓一下子愣住,坐在科嘉身后的達芙妮趕緊抱住了將要倒下的科嘉。
  
      跟隨在科嘉身邊的同伴,全是高聲驚呼,“科嘉!你怎么了!”
  
      “科嘉,科嘉!”蒂蔓更是哭了起來,她本就最在意科嘉了,如今科嘉受傷,猶如有人用刀在刺她的心臟,對達芙妮緊緊的抱住科嘉,也沒有去多想,注意力集中在科嘉身上。
  
      “只是很難受,好像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科嘉艱難的回答,明白同伴在擔心自己,用力的咬住牙齒,不讓意識渙散,此時體內的五臟六腑似乎要破碎了一樣讓人難受。
  
      “科嘉堅持住!”在前的列維卡聽見后邊躁動的聲音,回過頭,瞧見科嘉的模樣,無奈的說道。這一次帶著軍隊前來支援,列維卡沒想到會遇到帕魯卡這樣的勁敵,那些跟隨自己的士兵,有不少是與自己一起長大的,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去,列維卡聲音哽咽,可是沒有將軟弱的一面過度表現出來,身為戰將之子,從懂事的那天起,他就被父親教導家族的信念,“只有戰死的靈魂,沒有會哭泣的懦夫,我們列之家族的成員,永遠不會落淚。”可是人不是花草,怎么可能不去悲傷。
  
      “啊!”列維卡大叫,控制坐騎加速奔跑,他實在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迎面刮來的冷風將他的眼淚帶走,他沒有釋放氣場,好讓雨水落在臉上,這樣旁人就無法分辨他是否在哭,連哭泣都要隱藏,這便是軍方領袖榮譽背后的孤獨,他們是士兵的精神支柱,不能讓他們看見自己脆弱的一面。
  
      相比列維卡,驚風薩基里安與雷斬薩雷克勞夫特兄弟二人遠要比他鎮定,因為雷斬薩雷克勞夫特受傷,他們的哥哥戰魂薩埃雷羅由別人來看護,驚風薩基里安注意著周圍的環境,這一次所有人都沒有再大意。見到列維卡瘋狂的控制熊獸前沖,隨身帶著的煙火不間斷的釋放,直至用完,驚風薩基里安對著身邊的弟弟雷斬薩雷克勞夫特,低聲說道:“列卡維少爺,經歷過這一次的痛苦一定會成長不少,這對他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不過,我始終無法想明白,那帕魯卡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幫他,把他悄無聲息的帶出深淵先不說,連深淵里的可怕魔物魔龍獸都帶了出來,那可是高階的龍族魔物啊!想要讓它們臣服可不簡單!”
  
      雷斬薩雷克勞夫特眨眨眼睛,沒有說話回答,他的意識同樣在渙散,帕魯卡刀口上喂的毒藥毒性正在起作用,與他同坐一頭坐騎的士兵時刻在注意他,免得他從坐騎背上跌落。
  
      一群人控制坐騎奔行雨夜中,夜空突然燃燒起火焰,數顆火球從高空墜落,砸落在地面,一群躲避不及的士兵,連人帶著坐騎直接在火球中融化,這炙熱的火焰將暗光平原的微草燃起,即便天空下著大雨,也沒能將火焰的余燼熄滅。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打亂了隊伍的秩序,科嘉在涌來的熱浪中與蒂蔓、達芙妮一起從熊獸背上跌落,一顆火球就砸在他們附近,崩裂的火焰四射,如同無堅不摧的箭,達芙尼第一時間給自己、科嘉、蒂蔓還有附近的人加持上寒冰護甲,烤肉凝聚出冰刺將眾人保護。
  
      “是天魂天賦!”列維卡指揮士兵作戰,火球攻擊完以后,四野就有無數人沖來,從帕魯卡的偷襲到這里的伏擊,列維卡不敢相信,是誰有這么大的能耐,帶著這么多的人行動同時,逃過軍方的探查。
  
      “殺!”士兵們嘶吼,同伴的戰死,早就讓他們心存怒意,如今這群冒險者殺來,他們立即迎了上去,有坐騎的乘坐坐騎,沒有坐騎的徒步沖去,兩群人混亂的廝殺到一起,列維卡疾步向科嘉走近,“科嘉隊長,你們先走!這里交給我!驚風,你護送他們!”
  
      “可是,列維卡少爺!”驚風薩基里安猶豫不決,如今整支軍隊陷入混戰,作為隊長的列維卡需要留下指揮,這無疑是危險的,而哥哥與弟弟又身中毒藥,需要及時解毒才行,思想了片秒,驚風薩基里安一咬牙,說道:“那列維卡少爺,你自己小心!”
  
      科嘉在蒂蔓和達芙妮的攙扶下,坐回熊獸的背,在驚風薩基里安的護送下,與同伴繼續逃亡,耳邊呼嘯的風聲陣陣,科嘉無力的靠在達芙妮身上,背后的殺聲在逐漸的遠離自己,可是科嘉相信,以帕魯卡那樣的實力,自己一行人不可能這么輕松的逃走,假如他避開列維卡的軍隊,讓那群冒險者牽制,自己孤身追來會怎么樣?
  
      “科嘉。”蒂蔓在不斷的叫喚著科嘉的名字,科嘉聽著蒂蔓的聲音,心里溫暖,這是他苦苦堅持的動力。
  
      “痛苦的活著,與解脫的死亡,你會選擇哪種。”熟悉的聲音響起,科嘉的心刺痛,是帕魯卡,他已經悄然尾隨隊伍而來,驚風薩基里安馬上控制坐騎停下,帕魯卡從隊伍后方掠近,直接攻擊向他,與大隊伍脫離,帕魯卡不再旁敲側擊,只需要擊殺驚風薩基里安,剩下的人全不是他的對手,而且隨著軍方煙火的釋放,帕魯卡十分清楚,他的時間不多,需要速戰速決。
  
      “嘿嘿,你的哥哥也不是我的對手,你想要阻擋我的殺戮么?不如保住自己的命,以后為他們報仇!”帕魯卡彎刀召喚出魔寵,一人一魔沖著驚風薩基里安發起猛攻。
  
      驚風薩基里安吃力阻擋著帕魯卡的攻擊,說道:“科嘉隊長,你們快走!保護我哥哥與弟弟!”
  
      科嘉此刻聽見驚風薩基里安的聲音,卻無力作出回答,凡爾目光冷凝,明白自己一群人如今的體力根本不是帕魯卡的對手,科嘉又無法再施展暗香天賦,留下來反而會是累贅,沉聲說道:“我們走。”
  
      “有意思,你根本不認識他們,又何必為了他們拼命呢?”帕魯卡彎刀從驚風薩基里安胸前劃過,驚風薩基里安側身避過,一旁魔龍獸戰刀會出雷電,籠罩向他,他躲避不及,被雷電擊中,發動武器“劍衛”的效果,周身一米的范,氣場變化,氣場再轉變為氣劍的一刻,帕魯卡與魔寵一起退開,他的這一次攻擊落空,連番的戰斗,與武器的效果發動,讓驚風薩基里安氣喘吁吁。

Ps:書友們,我是習習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