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地下城與魔物 > 208

  “這么簡單?”
  “就這么簡單。”
  科嘉肯定的點點頭。
  “魔力激蕩……好厲害怎么之前不見你用呢?”
  “當然厲害耗費的魔力更厲害要不是用它后來我也不至于吐血啊!”
  “噢那你把這樣一招交給團里的其他法師呀這樣法師們就不用害怕被人近身威脅了。”
  “他們現在還學不了而且這一招也不用別人教的魔力夠了自然就會了而且每一個系別的魔力激蕩都不大一樣甚至每一個法師用出來都各有區別的。”
  “啊?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魔法。”
  火舞非常不解。
  “其實很簡單魔力激蕩就是把法師體內的魔力以最簡單的方式直接摧放出去將近身的威脅推拒開非常耗費魔力施放一次魔力激蕩都可以放兩三個高級魔法了太不劃算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用的。”
  科嘉解釋的很詳細。
  “那豈不是要中級魔導士以上才能用了?”
  “差不多吧說起來好像你們戰士的斗氣也有差不多的招式你沒學過么?”
  “我們狂戰士通常都是自修的不過我倒可以試試雖說有點費但是戰斗中突然用出來的話效果應該很不錯。”
  “是啊確實應該試試很簡單的喂!不是吧!火舞!火舞!你不是打算在這里試吧停停下來!救命啊!謀殺呀!”
  轟隆一聲伴隨著科嘉的慘叫傳出好遠的距離。
  當一群團員聽到聲響跑過來查看得時候就看到一個非常好笑的場面。
  火舞拿著她那把巨斧將斧刃對著科嘉的脖子。
  “說!為什么我用出來沒有漂亮的漣漪而且度又那么快什么樣子都沒看清告訴我怎么才能讓它變成你那一招的樣子。”
  “我怎么知道會是這個樣子啊斗氣和魔力完全是兩回事兒沒準兒這就是斗氣激蕩的標準形態呢。”
  斧刃加身由不得科嘉不配合。
  “我不管我所有的招式都是簡簡單單的一點也不漂亮這一招一定要很漂亮才可以你負責改好它。”
  “啊這個你是不是先起來嘿被好多人參觀不好吧。”
  現在的狀況是火舞大半個身體壓在科嘉身上一手捉著科嘉的衣領一手提著巨斧而科嘉則是衣冠不整的樣子。
  “看什么看是不是都想吃斧頭啊!”
  火舞抓著科嘉的手都沒動只用斧子在空中掄了兩下所有的觀眾就全都閃人了看的科嘉目瞪口呆。
  “算了今天就放過你了起來吧我們現在過去會議室他們應該還在。”
  火舞站了起來順便拉了科嘉一把。
  “可是我是傷患啊也要參加會議么?”
  “你?傷?你找找看哪里有傷。”
  科嘉伸手摸了模背后平滑一片沒有一個傷口疤痕。
  “我背你回來用了一天多的時間快到團里的時候就現你的傷口全都愈合了這事兒太匪夷所思了所以我沒有跟大家說明你受的什么傷只告訴了花憩一個人。”
  “哦是這樣啊。”
  科嘉站起來活動活動手腳感覺確實沒怎么樣就是餓得很。
  “那我一共昏了多久?”
  “算上今天是三天了。”
  “三天那奈何團?”
  “到會議室你就清楚了總之現在情況很糟糕。”
  火舞皺起了眉頭。
  “好吧正好去找點東西吃。”
  “給你法袍。”
  “謝謝。”
  科嘉接過火舞遞過來的法袍穿上。
  “你的法袍也是好東西吧破了那么多的洞一天的時間就自動恢復了太強了!”
  “我是穿著它一起改造的所以順便就把它也搞定了。”
  “這么好啊只可惜是藍色的。”
  火舞一臉的遺憾科嘉則是一臉的慶幸還好不是紅色的。
  “對了伊達有消息了么?”
  “沒有小寒和西風倒是回來了。”
  “那有沒有帶回來人呢?”
  “不知道呢昨天晚上回來的神神秘秘的。”
  “呵呵保密還是很必要的我們快一點趕去會議室不就知道了么。”
  一路無話途徑飯堂的時候科嘉草草的填了填肚子之后就急急忙忙的進了會議室。
  人都在不過卻沒有一個說話的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偶爾出一聲嘆息弄的整個屋子一片愁云慘淡。
  “這是怎么了?”
  科嘉一邊向自己的座位走一邊問道。
  “哦是科嘉啊你沒事兒了?”
  團長愷撒永遠是那么禮貌。
  “已經好了。”
  科嘉欠身一禮算是向大家打了個招呼然后才坐了下去。
  “那好既然科嘉已經恢復了正好一起研究一下怎么應對這一次的麻煩。”
  愷撒的話證明了科嘉的之前的猜測。
  “花憩你給科嘉說一下現在地情況吧。”
  “好的。”
  花憩仍然站在愷撒的身后兩人的語氣動作非常合拍讓人不得不誤會不過科嘉明白那并不是花憩的真性情一層面具掩蓋了魔女的真面目。
  答應了愷撒的要求花憩站起來走到科嘉旁邊。
  “我們去外面說吧。”
  “外邊?”
  科嘉滿臉的錯愕。
  “是啊這些事他們都知道只有你不清楚所以出去說也沒問題這里烏煙瘴氣的我不喜歡。”
  說著花憩皺了皺漂亮的彎眉。
  “哦好吧團長我們先出去一下。”
  科嘉向愷撒打了個招呼。
  “去吧你身體剛剛恢復叫人給你作些吃的邊吃邊談吧。”
  “我剛剛吃過了不用麻煩了。”
  愷撒的禮貌周到科嘉還是不大習慣而花憩已經先一步離開了。
  跟在花憩身后走出好一段距離最后在一處少有人來的草坪停了下來花憩選了一個位置坐了下去。
  “怎么選這里?”
  科嘉不大明白花憩的想法。
  “你認為我會帶你去哪里?酒館?”
  花憩籠了一下頭側著頭看著科嘉。
  “沒有只是這里我沒來過而已。”
  其實科嘉還真的以為會是酒館。
  “其實我不說你也應該猜得到生了什么事吧。”
  “……奈何團打過來了么?”
  科嘉考慮了一下緩緩問道。
  花憩點了點頭。
  “月神殿動作好快。”
  “畢竟月神殿也是排名第八的神殿勢力沒有這點能力也占據不了那個位置。”
  花憩的話讓科嘉想起了那個大祭祀如果當初沒有拒絕的話……
  搖搖頭甩開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
  “三個領主反應如何?”
  “抗議譴責有什么用月神殿畢竟不是親自動的手三個領主也不想就此大動干戈。”
  “這樣看來這三位領主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等到旅者們的組織重新洗牌兼并后就是他們的末日了。”
  這個說法花憩也很贊同。
  “可是我不明白為什么奈何團會同意月神殿這樣大規模的進入很容易被架空的難道他們頭殼壞掉了?”
  “因為你啊你給了他們足夠的理由。”
  “我?”
  “他們神經跟我有什么關系。”
  “誰讓你一下子就把人家辛辛苦苦打造的一千騎士給圍殺干凈了呢。”
  “啊?”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科嘉呆了一下。
  “那一千騎士可是奈何團的最大支柱一下子全軍覆沒打破他們的心里地線做出過激的反應也在情理之中。”
  花憩的解釋讓科嘉哭笑不得殲滅一千騎士應該是立了大功可是現在一看似乎惹得禍要大于功了。
  “難道還要我手下留情放過幾百個騎士?”
  說完這一句科嘉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呵呵那怎么可能就算你留下了幾百劍士大隊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看到科嘉搞笑的表情花憩笑出聲來。
  “戰士隊?他們也去了?”
  “嗯團里擔心只靠那些法師完成不了任務所以隨后又派出了四百個戰士作為補充力量。”
  “四百?大手筆啊。”
  科嘉語氣有些不滿。
  “這也怪不得他們沒見到現場誰也不敢相信七十法師可以全殲一千騎士的。”
  花憩的解釋讓科嘉感覺好了一些。
  “可是遭到追擊的時候他們沒有過來支援呢?”
  被追了那么遠的路也沒見到戰士們過來支援多少有些過分了。
  “他們沒有那個機會。”
  花憩語帶諷刺。
  “怎么?”
  “騎士被全殲的度出乎意料的快那些戰士的任務目標自然沒有了等于是白跑了一趟這也就算了那個白癡領隊居然就在那兒隨便找了個地方打算等后面的命令。”
  花憩氣的不行科嘉更是被打擊慘了明知道人家的王牌剛剛被偷襲掉居然還敢在人家的地盤上等下一個命令如此強人讓科嘉佩服的五體投地無話可說。
  沉默了好一會兒。
  “一個也沒逃回來?”
  科嘉不死心的問道。
  “可能逃得了么?”
  “那個領隊不是奈何團的奸細吧。”
  科嘉只能這么想了。
  “應該不是不過到現在他還沒有回來大概是不好意思回來自己跑了吧。”
  “呃惹了禍就跑掉還真是個人才現在這樣的強人少見了。”
  科嘉的評語又把花憩逗的笑了起來。
  “現在外面圍了多少人?統計出來了沒有?”
  “應該不到兩萬估計不動用主力月神殿也就能拿出這些人來。”
  “兩萬好辦明天一早叫齊了法師該給他們上上課了。”
  科嘉信心十足。
  “一起吃晚飯吧。”
  花憩提議。
  “還是叫上火舞吧我還有點兒事問她。”
  “也好他們也應該散了你去叫火舞我在這里等你們。”
  “好吧。”
  科嘉惦記著自己那把斬龍者剛剛忘記問火舞了那么好的刀丟了得心疼死。
  “科嘉!花憩!”
  就在科嘉剛走出沒幾步的時候火舞已經找來了在看到科嘉兩人之后火舞更是跑了起來很快就到了跟前。
  “一起吃晚飯吧怎么樣?”
  “當然好本就打算去找你的。”
  “算你有良心。”
  “這跟良心有什么關系啊?”
  “當然有關系了我可是照顧了你兩天呢作為回報你當然要請我吃飯了。”
  “可是我受傷都是為了救你啊?”
  科嘉不介意請一頓飯但是話要講清楚理要辯明白。
  “你救我是沒錯但是我也救你回來了呀扯平之后你還欠我照顧你的人情哦。”
  科嘉自認自己還不笨可是這樣的邏輯還是讓他的理解力跟不上。火舞不再理睬滿腦子問號的科嘉緊走兩步追上前面的花憩兩人在前面輕聲細語的聊著科嘉只好放棄這個問題快步跟了上去。
  “你們兩個應該不缺錢吧干嘛非要敲詐我啊?”
  “我很窮的。”
  火舞轉過頭來一臉的可憐相。
  “給我的錢都用來修理武器了花憩的錢都拿去買書了你不知道吧花憩的屋子里全都是書可壯觀了。”
  “我當然不知道我又沒去過。”
  科嘉沒好氣的說道。
  “咦?你的意思的很想去嘍?”
  火舞不懷好意的問道。
  “我去那兒干嘛。”
  科嘉現即使是神經粗的可以得火舞斗起嘴來也是滿厲害的目前自己絕對不是對手所以接下來科嘉一直很安靜直到走進一家檔次很高的酒樓。
  “不是吧這么狠敲詐啊!”
  “嘿嘿好久沒有出來這里吃東西有人請客自然要找好地方了。”
  火舞得意的笑聲引來好些目光。
  科嘉拿她沒有辦法只好哀悼自己得來不易的那些金幣了。
  “菜要快酒要好去吧。”
  看火舞的樣子顯然是這里的常客。
  “還要喝酒啊?”
  “當然來這里怎么可以不喝酒呢一會兒一人一瓶。”
  語氣豪爽的很。
  “別您自己盡興就好了我從來不喝酒的對于一個法師來說酒就是慢性毒藥喝不得。”
  科嘉連忙推脫。
  “哎呀那我豈不是要自己喝三瓶了?”
  “沒關系可以退掉兩瓶嘛。”
  “為什么要退掉?三瓶剛剛好好久沒有放開喝過了今天高興喝三瓶沒問題的。”
  還沒喝呢火舞就已經開始兩眼亮了。
  “今天高興?為什么呀?”
  科嘉想不出有什么值得高興的事兒。
  “有人請客吃飯啊這還不夠么?”
  火舞一臉不解的看著科嘉而科嘉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怎么會曾經覺得這丫頭可愛呢。
  為了避免一會兒火舞喝多了說不清楚科嘉決定現在就問她斬龍者的事兒。
  “火舞我那把大刀是不是在你那里?”
  科嘉覺得還是不要說出刀的名字的好斬龍者這個名字有些囂張的嫌疑。
  “還說呢沒見過你這么小氣的人自己都吐血昏過去了還把刀攥得那么緊你知道么?我背著昏過去的你跑了二十幾米你都沒把刀松開。”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