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海洋魔法師 > 136

  有了第一個就開始有第二個,或許是因為最后面有海提斯墊底的原因,因此前面的幾人,雖然努力的堅持了,但最終意志力卻并不算太強。
  在夢婷之后堅持不住的是姜晨,這個胖胖的家伙,在三分之二的路程上停留,再也不肯跑上去了。他的臉色看起來蒼白無比,就像是虛脫了一般。
  當然,除了夢婷和姜晨外,剩下的幾人都毫無例外的跑到了山頂,如今還在堅持的,只還有海提斯一人而已。
  背負著沉重的鐵衣跑山路,負荷確實巨大,尤其是一開始大家的全速奔跑,很快就耗盡了他們的體力。不能使用元力,只能憑借身體來承受鐵衣的重量,對于他們這個年紀來說實在是有些勉為其難了。
  望著前面的幾人都跑到了山頂,海提斯的牙齒緊咬著。他快要堅持不住了,雖然他一直在勻速跑,體力消耗相對最小。但他的體質確是所有人之中最弱的,能夠堅持到這個時候已經是相當不易。而且,由于他堅持的時間長,早已經不是墊底的了。
  眼前一片片發黑,胸口處仿佛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般,口干舌燥,全身都被汗水浸的粘粘的難受。沉重的鐵衣通過衣袍直接與皮膚摩擦,不斷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
  他想要通過怒吼咆哮來發泄自己的疲憊,但他很快發現,他竟然連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還差一點點,我一定要堅持,放棄?不會的,我永遠都不會放棄的……”海提斯內心狂吼,血色雙瞳之間滿是堅定,在極限的壓榨之下,海提斯只感覺身體都要炸開了。
  “我……不會放棄的!”在身體的疲憊之下,海提斯運足了中氣,終于是仰天怒嘯了一聲,聲音落下,在這整個山澗回響,蕩然不息……所有聽到這聲怒嘯的人,神情盡皆動容。
  那道震天的怒嘯回蕩在每個人的耳簾,他們想不明白,為什么一個如此孱弱的人,可以爆發出這般驚人的毅力。但沒等多想,他們又再度發出一陣驚呼,只因為海提斯竟然再度朝著山頂跑去。
  毫無疑問,海提斯早已經到達極限了,但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精神毅力,卻是令得海提斯擁有繼續前進的力量。
  不知道過了多久,海提斯只感覺頭暈眼花,像是下一刻就要倒下去了。在他的視線之中,山頂的景色近在咫尺,可這刻,他卻連腳抬一下都做不到了。
  “難道到了最后,我還是不能做到嗎?”海提斯心底吶喊著,死死地咬著牙,蒼白的小臉上滿是一陣陣的虛汗。
  可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額頭處傳來一陣清涼的感覺,雖然體力完全到達了極限,但這股涼意卻在緩慢的向他四肢百骸中流轉,略微緩解了肌肉的酸痛。
  這是……荒珠的力量?
  海提斯很快就認出了那清涼的來源,對于那神秘的珠子,海提斯可是感到疑惑不已。甚至就連荒珠的真正作用都搞不清楚,不過他知道,那一定是個逆天的東西就是了。
  由于早期無法凝聚元力,所以導致海提斯的體質很不好,盡管有了那次的脫胎換骨,可明顯還是不夠,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般吃力。
  有了荒珠散發出的清涼氣息,海提斯的精神很快恢復了過來,甚至就連肌肉的酸麻都有了幾分緩解。有了這一發現,海提斯趕忙集中精神,一邊近一步放慢步伐,一邊感受著那股清涼。
  身體越來越疲倦,但海提斯的精神卻是越來越興奮。因為他還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他修煉的荒訣**,此刻竟然在體內自動運轉了起來,正式邁入了基礎篇的第一個階段,淬體。
  一旁觀看整場訓練的莫谷,此刻臉上也是露出驚愕的神色。他一直在注意著海提斯,當時間過了一個時辰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吃驚了。以他對海提斯體力的計算,他怎么也達到極限了。可是,他卻就那么堅持了下來。
  一個人的意志力真的能夠強大到如此程度么?而且他的年紀還如此之輕。盡管他步履蹣跚,速度也比走著快不了什么,但他卻堅持到了最后,或許他并不是最好的,可是這股韌性,卻是令人忍不住刮目相看。
  要身穿鐵衣跑上高大的山峰,這如果按照正常計算,海提斯是絕對不可完成的,畢竟他的體質擺在那里。但就是這樣的不可能事件,卻硬生生被打破。
  海提斯做到了,他做到了!盡管他已經達到了極限,但他卻用那超人一般的意志,堅持了下來……
  一次又一次地達到極限,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極限,今日的訓練,他毫無疑問是最受矚目的,他用自身的韌性,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海哥,好樣的!”
  “海提斯,你好棒!”
  ……
  荒殿的那些人,在海提斯到達山頂之后,盡皆圍了過來,對著他說道。看著周圍那些親切的面龐,海提斯的眼圈一下便紅了。這種感覺,真的好溫暖……
  “大家……”海提斯哽咽著,從小就備受欺凌的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股溫暖,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人影,他知道,他的努力……值了!
  “干的不錯,希望你能夠繼續堅持,這還只是開始!”莫谷走了過來,掃視了一眼癱軟在地的海提斯,僵硬的面龐也是微微抖了抖,他也無法想象,僅僅是一名元層境初期的小家伙,究竟是有多大意志,才能堅持到最后?
  “今天的訓練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決定,放你們半天的假,回去好好休息,明天繼續……”聽完莫谷的話,所有人的臉上盡皆露出一種狂喜的神色,他們早就已經被那訓練折磨地快瘋了。
  海提斯的臉上也是蕩漾起了一絲喜色,不過卻并不是因為放假,而是因為他終于正式邁入荒訣的第一階段,淬體。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收集藥材,淬煉自身的體魄。
  一想到藥材,海提斯的臉上就不由得一片苦色。在這元力愈漸稀薄的世界,藥材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正因為如此,藥材被劃為一等資源,整個虛元宗,也就只有天殿的那些家伙才能夠享有。
  而其他殿門的成員,想要獲得藥材,只有自己去采摘。但這又談何容易,有藥材的地方,有哪個不是險地,哪個不是兇地?正在海提斯想怎么弄藥材的時候,一只微胖的碩大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
  “海哥,你牛氣,我姜晨算是徹底服了你!嘿嘿!”姜晨一臉憨笑道,手上不知從哪里弄來了一大把的包子,剛剛的疲憊似乎消失殆盡了般。
  “海哥,早知道你的肉身強大,可沒想到,你的意志力比你的肉身還要強大啊,哈哈……”羅天走了過來笑道。他的臉色還有些蒼白,但比之剛才卻是好了許多。
  “海哥本來就是非常人,嘿嘿!”星月也是走了過來,靦腆地笑了笑,那般摸樣,倒是顯得有幾分好笑。
  “咳咳,你們這樣說我,可真是……”被幾人這樣說,海提斯的老臉不禁一紅,尷尬地笑了笑。
  “你們這幾個家伙,就別在這吹牛了!”火舞跑了過來,狠狠地拍了拍海提斯的肩膀,道:“你小子不錯,比這些偽娘強多了,姐姐看好你!”
  “你說誰是偽娘!”除了海提斯之外,所有男性同胞怒瞪火舞,雙目間隱隱爆發出一道驚人的火花。
  “切,誰答話誰就是偽娘!”
  火舞白了一眼瞪著她的貨,一臉地鄙夷,那番摸樣,令所有的男同胞的怒氣值爆滿。這還是莫媛過來打圓場,才稍稍緩解。不過眾人也都知道是開玩笑,所以也并沒往心里去。眾人邊走邊聊,不知何時已經回到了荒殿。
  “海提斯,下午不修煉,你打算去哪里?”莫媛眨了眨她那漂亮的大眼睛,對著海提斯說道。
  “額,可能會去亂石林找點藥材吧?”海提斯摸了摸腦袋,低聲道。
  “哇,亂石林啊,好像很好玩的樣子,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莫媛還沒有說話,火舞就直接喊道,同時對海提斯眨巴著眼睛,一臉地希冀。海提斯無奈地苦笑道:“這個……那個?我只是去找點藥材,你們跟我去,不太好吧?”
  “什么這個那個的,正好我們閑的沒事,就一起去逛逛,你們沒意見吧,問你們話呢?”火舞沖著羅天等人喝道,雙手叉腰,配上她那略顯精致的小臉,倒也是別有一番風味。海提斯并沒有答話,將目光看向了莫媛。
  “哎呀,你看媛兒干啥呢?媛兒當然也要去的哇,嘖嘖……這么在意媛兒的想法,難道你對媛兒……”火舞一臉怪異的笑容,沖海提斯揮了揮她那嬌嫩白皙的小手。
  “咳咳,別瞎說。既然你們想一起去,那就一起吧!”海提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大家伙跟著,一定會幫他收集藥材的。而他,卻是很不想麻煩大家伙的。
  “歐耶,亂石林,我來了……”火舞粉嫩的小臉上透出一絲興奮的潮紅,舉起右手比出了一個剪刀手的姿勢,還在海提斯面前晃了晃,令得海提斯苦笑不已。
  ……
  亂石林,是位于虛元宗不遠處的一座小森林。由于森林里到處都是錯亂的石頭,亂石林也就因此而得名。這座森林并不算太大,但卻異常兇險,可這兇險卻是被老一輩人模糊概念化了,導致不少年輕人都對那兇險不以為然,以為不過如此。
  是以,這座亂石林成了年輕人收集藥材的好去處。不少比較窮困的修煉者,都會在這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些比較好的藥材。
  海提斯等人來到亂石林的時候,已經是正午時分,艷陽高照,令大地都泛出一陣陣灼熱之感。
  “這亂石林還有藥材嗎?怎么除了石頭還是石頭,連根草藥的影子都看不見……”姜晨吃著從不離身的包子,嘴里嘟囔著。由于自身比較肥胖的緣故,此刻的他,早已經是汗流浹背了。
  “小胖子,要有點耐心,如果藥材有這么好弄,早就被人弄走了,哪里還輪得到我們啊,你說是吧?”羅天走在姜晨的旁邊,低聲道。
  “呼哈,真累人啊,我看我們要不要休息一下,總這么走,也不好玩啊!”上午經受過那般訓練,到現在,他的肌肉都還酸痛呢,要不是眾人都還在這里不好意思回去,他恐怕早就開溜了。
  “哎……那就休息一下吧!”海提斯無奈地嘆息了一聲,他早就料到會有這種情況,所以倒也是有思想準備。
  “那真的是太好了!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下了,我要好好涼爽一下……”姜晨邊說邊退,不一會兒已經是退到了一棵大樹底下,剛欲靠上去,但就在這時,那棵大樹卻突然間拔地而起……張開一把巨大的藤蔓,朝著姜晨暴沖而去。
  “小心!”
  “小胖子,快閃開!”
  話音剛落,眾人便駭然地見到一顆巨大的藤蔓將姜晨給抓了起來,緊緊地纏繞,令姜晨的臉色瞬間潮紅了起來。
  ……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等到眾人回過神來之時,這才駭然地發現,他們周圍,除了那束縛住姜晨的那棵樹之外,竟是見不到半點綠色……只有那一片接一片的,泛著灰光的碩大石頭。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眾人心中大急,臉色瞬間便凝重了起來。海提斯緊皺著他那血色雙瞳,沖著姜晨喊道:“姜晨,我馬上就來救你!”
  “要……要小心啊,這好像是一個陣法!”姜晨強忍住窒息的痛苦,對著眾人吼道,而就在他說話的時候,那巨大的藤蔓竟然又勒緊了一些,令姜晨不斷地傳出悶哼聲。
  “嘶,竟然是陣法?”
  姜晨話音落下,眾人皆是大吃一驚,對于陣法,他們可不會陌生,因為莫谷向他們講解了許多關乎陣法的知識。
  這個世界有這么一些人,可能他們的實力不算強大,可往往能夠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令得他們的實力暴漲,陣法便是陣法師實力中的一部分。不過也有一些陣法,那是天然形成,俗稱……風水陣勢!
  若是由人布置而成的陣法,有些還不是太過可怕,畢竟是有解。但若是一些比較強大的風水陣勢,那可就真的要人命了。
  天然形成的陣勢,可自動借助天地元氣運轉,常有神鬼莫測之力。就連一些大能,都不敢說有絕對把握從風水陣勢中逃脫。正因為風水陣勢的奇詭強大,有一些蘊含強大風水陣勢的兇地,被賦以生命禁區之名。
  “大家小心……這好像是迷石陣,是風水陣勢中最弱的迷幻陣法,只要我們摸透規律,就一定可以從這走出去的。”夢婷舉了舉手中的權杖,美目間竟然爆射出一道驚人的白光。
  看到這道白光,就連海提斯都被嚇了一跳。夢婷似乎察覺到海提斯的驚訝,對他微微一笑,道:“這是占星師的一種術法,靈瞳之術!在一些特定的情況下,可看透虛妄,直透本質。”
  “厲害!”
  正在他們說話的工夫,突然間,警兆再次驟生。眾人都是下意識的朝著一個方向看去,緊接著,一片灰色的光暈,如同潮汐一般從旁邊的石頭上爆涌而來,瞬間就覆蓋了眾人。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