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華山武圣 > 二八九章 曠世大戰 三
原來這個藍色巨人就是眾水主宰烏歐牟,此神法力僅次于米爾寇和曼威,與瓦爾妲乃是同等的至強大能,祂同時也是男性主神中和米爾寇一樣未曾娶妻的一位,而且烏歐牟也是曼威最親密的戰友,祂一直藏在海邊就是為了最后突然出手,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烏歐牟甕聲甕氣道:“兩位道長,請隨我一起出手,米爾寇最是難纏,若是再耽擱唯恐夜長夢多!”
  
  坐在六龍飛天寶光車內的張三豐和鮮于通此時已有了和主神乃至神王掰一掰手腕的底氣,聞言笑道:“固所愿也!”
  
  烏歐牟腳下生出一朵巨大的浪花,托著祂瞬息飛出數千米遠,到了米爾寇面前,手中鋼叉一抖就帶著西海和北海的兩海之力刺下。
  
  此時米爾寇黑盾和大錘舞的密不透風,正在招架著曼威的權杖、瓦爾妲的星河索帶、奧力的大錘與小刀,烏歐牟的突然出手讓祂心頭一驚,不敢怠慢,急忙召回在遠處和雅凡娜復活的牧樹人之祖樹須大戰的鐵王冠和安蓋諾爾所化的銀蛇。
  
  一道銀光閃爍,巨大的銀蛇擋下了烏歐牟的鋼叉,它巨大的蛇身狠狠飛出,砸死了上百個獸人戰士和兩名史詩英雄。
  
  米爾寇冷哼道:“吾剛才還在想著你作為曼威第一走狗,怎么會不第一時間沖出來,沒想到烏歐牟你竟然開竅了,還懂得偷襲了!”
  
  烏歐牟鋼叉一掃,待米爾寇手忙腳亂的躲開后,喝道:“米爾寇你今日死期將至,還敢胡言亂語,待吾將你拿下了再說!”
  
  一時間烏歐牟、奧力、曼威三位最頂級的神王級大能圍著米爾寇轉花燈的攻擊,藍剛玉權杖、奧力之錘、雕花刀、海王叉、星河索五個神器和米爾寇的黑甲、黑盾、地獄之錘三大神器釋放出八個遮天蔽日的虛像在碰撞擠壓,濺射出的火星如雨般滑落,把昏暗的天空映照的燦爛而明亮。
  
  歐洛米和托卡斯遠遠看去就知道眾神都用了壓箱底絕技,擔心讓米爾寇走脫了,歐洛米彎弓搭箭,就把背后箭囊中的十支“除魔箭”全部射出。
  
  托卡斯也化身為十丈高下的巨人一路沖過去。
  
  歐洛米的十支除魔箭瞬間穿過空間到了米爾寇的身前,十支箭指著祂前后十處要害,如此驚天動地的一擊就算是迷霧山脈和太陽、月亮加在一起也要被射成碎片,同時托卡斯也張開兩手抓下,其余眾神的法寶也從各個刁鉆的角度落下。
  
  眾多強大到開山造海的攻擊令米爾寇心中畏懼,不敢硬接,有心逃走卻又被曼威等神的神力限制,只好一咬牙晃晃肩膀,身上頓時冒出黑煙,而后就消失不見了。
  
  眾神的合力一擊打在空處爆出無窮光華,在千米之外的空中米爾寇突然出現,而后身上黑煙凝聚成一個披風,祂臉色鐵青,沉聲道:“烏茍立安特你還不出手?!想等曼威他們殺了我再拍死你嗎?!”
  
  曼威在米爾寇出現時就認出來披風是大蜘蛛烏茍立安特織造的魔器,聞言將手中藍剛玉權杖往身前地面一插,一圈天藍色光芒蔓延而去,給整個阿門洲的地面鍍上了一層神韻。
  
  光芒蔓延到雅凡娜的牧場時突然冒出一股黑煙,而后一聲凄厲的尖叫傳來。
  
  雅凡娜臉色一變,沉聲道:“壞了!我的水井被烏茍立安特喝了!”
  
  休憩女神埃絲緹和花神瓦娜兩個女神也大驚失色,顫聲道:“不好!我們的水井也枯竭了!烏茍立安特竟然又去偷吃神力了!”
  
  雅凡娜皺眉道:“烏茍立安特當年吸取了雙圣樹的汁液,還把瓦爾妲的水井喝干,法力已經不在米爾寇之下,我也難以將她拿下,請瓦爾妲和薇瑞隨我一同出手,將烏茍立安特趕過來,一起拿下了!”
  
  說完話雅凡娜將手中的銀壺拋起,壺口內倏地飛出甘霖,在空中又變成冰晶武器朝牧場落下。
  
  神后瓦爾妲和紡織女神薇瑞也把星河索帶和時空神梭扔出,三大至寶降臨在牧場,頓時將牧場內的烏茍立安特壓制住,貪心又強大的烏茍立安特并不畏懼,反而張開八只如黑矛的長腿抵擋冰晶,同時口噴絲網,背后冒出黑煙蒸汽,擋住了星河,網中了神梭。
  
  薇瑞兩手一招,時空神梭就帶動黑網朝戰場飛來,瞬間把巨大而丑陋的烏茍立安特給拉的踉蹌數步。
  
  瓦爾妲也急忙把星河壓在神梭之上,巨大的力量頓時把烏茍立安特拉起,一路扯到了戰場中間。
  
  鮮于通和張三豐端坐在六龍飛天寶光車內,不斷沖撞著米爾寇的黑盾虛像,曼威等神則在不斷擊打著米爾寇的黑甲神像和地獄之錘。
  
  眾神的全力出手似乎已經讓米爾寇無力還手,只能被動招架,烏茍立安特的突然降落讓米爾寇冷笑道:“大蜘蛛!你怎么也被人拿住了?”
  
  烏茍立安特似乎又看出了情況危急,嘶吼著冒出黑煙,身軀也慢慢變大,最終變成了一頭百米方圓的巨大怪物。
  
  瓦爾妲、雅凡娜、薇瑞等三位女神不斷施法卻再也壓制不住烏茍立安特,另一個神王級的哀傷女神涅娜和死神曼督斯也急忙出手,涅娜兩眼流出眼里,淚水像晶瑩的珍珠飛出,瞬間就凈化了一大片黑煙。
  
  曼督斯則丟出了控制亡魂和生死之力的“曼督斯神殿”,神殿迎風變成小山大從頭落下,壓的大蜘蛛唧哇亂叫但是祂被瓦爾妲、雅凡娜、涅娜、曼督斯四大神王級大能針對,即便法力不在米爾寇之下也萬難取勝,只好苦苦支撐。
  
  此時勝利的天秤已經漸漸朝著眾神一方傾斜,在曼督斯和曼威、烏歐牟三位的預言中,這一戰應該更為艱難,也許要大戰十天后才會看到勝利的曙光,如今只是一天一夜就完全壓制了黑暗,眾神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氣。
  
  又等了三天三夜,黑暗大軍終于被眾神門徒們殺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些殘部在索倫、薩茹曼、炎魔之王的領導下負隅頑抗。
  
  歐羅林(甘道夫)、埃昂威和貝奧恩、黑公豹、烈克、比爾博、弗羅多幾人也抽出身來準備隨時加入眾神和米爾寇的大戰,給予黑暗大君王一擊致命攻擊。
  
  阿門洲雖然有著曼威的神力保護,但是打到現在也碎裂成了七八個板塊,曼威等神一路追殺著米爾寇從南方打到了北方,又從北方回到了東方,米爾寇黑甲滿是傷痕,頭發也凌亂不堪,甚至于嘴角也有一記鮮紅的傷口,顯然祂十分狼狽,并吃了一些苦頭。
  
  曼威看了看支離破碎的阿門洲,又看了眼東方那已經失去了生機的中土大陸和太陽之地,擔心再打下去,眾神之戰會把阿門洲也完全摧毀,到時候除了神靈,恐怕阿爾達內再也沒有一個生靈了,所以祂一邊和眾神控制住米爾寇的魔力盒虛影,一邊大喝道:“埃昂威!你們全都過來,我們限制住米爾寇,你們盡快擊殺祂真身,挽救阿爾達!”
  
  駕駛著太陽之船的女神阿瑞恩在上古年間是埃昂威的戀人,但是這位女神卻因不愿屈從與米爾寇的淫威而被殺害,埃昂威數萬年來一直在心中埋藏著復仇的怒火,這次尋得機會他拔出大劍就怒吼一聲跳起萬丈高空,而后化作一道流星落下,劍光帶著劈開大海的力量落下,讓米爾寇只能奮力舉錘抵擋。
  
  甘道夫手中寶劍一甩就刺出上千個劍氣點中米爾寇左腳,令祂身形微微一晃。
  
  黑公豹和貝奧恩幻化成兩只花臉獾仙,躍起抱住了米爾寇的兩臂,令祂的大錘和黑盾難以抵擋埃昂威的跳斬。
  
  比爾博和弗羅多一陣風出現在米爾寇背后,刺叮和龍尾矛刺中了米爾寇的后腰,在黑甲上劃出深深地劃痕,讓祂身形微微一沉。
  
  米爾寇知道埃昂威從天而降的一劍才是殺招,于是奮力挪動兩臂擋在了面前,眼看著埃昂威一劍落下就要被擋中,突然飛出一條繩索套中了米爾寇右手的地獄之錘,這是騎著駱駝的烈克丟出的套馬索,這套馬索是用龍筋、神藤、老柳頭樹枝和希洛布蛛絲等煉制的寶物,最擅長綁人綁物。
  
  套馬索套中地獄之錘,烈克和鴕鳥奮力一拽讓米爾寇手中大錘脫手而出。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埃昂威大劍斬下,一道銀光劃過,米爾寇從脖子下方到左腰就出現一條斜斜的直線,下一瞬黑甲頓時碎落一地,祂口噴鮮血道:“好精妙的配合……”
  
  托卡斯從天而降,兩手抓起受傷的米爾寇反身將祂摔打在地,而后歐洛米射出四箭定住了米爾寇四肢,埃昂威一劍刺下,下一瞬就要刺穿米爾寇的心臟,將最虛弱的米爾寇徹底斬殺。
  
  鮮于通和張三豐駕駛著六龍飛天寶光車突然從天而降,張三豐撞飛埃昂威的長劍,鮮于通一車把米爾寇碾成了肉泥,而后一把抓出來祂身魂消散時冒出的那一朵代表著不朽神光的火焰花朵。
  
  擔心出現變化,鮮于通奮力捏碎不滅之火,火焰花朵又飛出一朵射入張三豐的法車,剎那間兩輛六龍飛天寶光車就劃破長空,進入了中土大陸,落在了古魔多地區米日火山附近。
  
  米爾寇的死亡標志著黑暗勢力的終結,眾神出手將烏茍立安特斬殺并將她靈魂囚禁在曼督斯的神殿之內。
  
  叛徒薩茹曼和索倫、炎魔之王等都由曼督斯進行了審判,并被徹底抹殺,同時被凈化的還有殘余的黑暗大軍。
  
  經過這一場慘烈的大戰,黑暗大軍全軍覆沒,但是眾神門徒也死傷慘重,曼威看著支離破碎的大地。嘆息道:“已經陣亡的子民就不必復活了,如今這方天地生機全無,山脈、陸地和海洋、河流都全然變樣,按照父神的計劃,吾等要和祂老人家一起重奏大樂章,創出最新最完美的新世界,到時候咱們麾下的邁雅和史詩英雄們都會是新世界的重要神靈,如今生死已是無所謂了……”
  
  托卡斯撓撓頭,道:“不是說鮮于通和張三豐兩位大師幫著父神出謀劃策,令父神改變了原本的創世計劃了嗎?他們怎么又跑到中洲去了?”
  
  曼督斯瞇著眼睛道:“他們兩位在末日火山之下埋了一些寶物,知道如今天地將重歸混沌,恐怕是去取寶貝了。”
  
  “哦?”托卡斯哈哈笑道,“那好啊,等他們回來,我得要一兩件看看。”
  
  歐洛米收回十支散落在地上的寶箭,用一塊龍皮手巾仔細擦拭,淡淡問道:“吾最近沒有關心未來之事,不知道父神如今欲計劃重奏大樂章,創立的新世界是什么樣子的?我等還都要提前弄清楚,免得合奏樂符時出了亂音,耽誤了創世大業。”
  
  沉默寡言的曼督斯道:“父神采納了鮮于通和張三豐分意見,準備吸收部分仙俠大世界的內容創造一個神人共處,各有上升空間和提升實力的大世界。”
  
  托卡斯瞪著牛眼問道:“啥意思?”
  
  奧力把雕花刀插回腰間皮袋,道:“是父神準備效仿一個流傳不廣的什么洪荒,造一個洪荒創世,眾生修行的無上盛世。”
  
  最是守舊的烏歐牟冷哼道:“父神為什么如此聽信鮮于通和張三豐的話?咱們原本雙燈紀元時不就是很好么?要是沒有米爾寇搗亂恐怕如今這方世界早已不知多繁榮了!”
  
  雅凡娜和奧力、歐洛米、托卡斯與鮮于通關系最好,聞言都微微皺眉,雅凡娜笑道:“烏歐牟大哥懷念雙燈時期?小妹也喜歡,只是過去的就是過去了,咱們父神既然決定開創與之前迥然不同的新世界那自然是大有深意,我等謹遵吩咐就好了,您說是嗎?”
  
  烏歐牟聞言訕訕一笑就默然不語。
  
  瓦爾妲和曼威相視一眼,而后就岔開話題道:“請諸位都把自己的從神召回,而后統一進入曼督斯神宮內,等待著重奏大樂章后再放出吧。”
  
  “謹遵陛下諭旨。”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