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空間重生之鬼醫商女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古藏,鑊齒鮭魚
    羅小君閉上了嘴,不止她,曹奶奶的二兒子與女婿都沒開口。
  
      不管這一家子如何的不甘心,安寧和旭奕卿卻是已經去療養院走了一遭,已經裝修的差不多了,原本這里便是一家養老院,被安睿愷收購后,重新裝修了,換了門窗等,整個療養院明亮整潔,看上去就讓人舒服。
  
      安睿愷還將周邊也買下來了,準備建造高樓,擴建療養院,避免日后不夠收留老人孤兒的。
  
      視察完也到中午了,兩人去了二環一家火鍋店吃飯,服務員盯著兩人癡癡的看,心里想著,怎么會有人這般的漂亮。
  
      “不好意思,我們需要用餐。”安寧開口,那服務員連忙驚醒過來,連聲抱歉,詢問兩人需要包間還是就在大廳吃飯。
  
      安寧看了看,笑著要了大廳“就大廳吧,找個靠窗的位置。”
  
      “好的,請隨我來。”服務員應聲,在前頭帶路,為兩人找了個靠窗的位置,菜單拿上來,旭奕卿給了安寧,安寧直接點了兩人都愛吃的菜,主要分量大。
  
      “您就兩位,能吃下這么多么?我們店鋪準備的食物還是蠻多的。”服務員看了眼菜單,擔憂的道。
  
      “能吃完,上菜吧!”安寧笑笑,那服務員也就不再多說了,轉身去準備菜品去了。
  
      旭奕卿看了隔壁一桌,看向安寧笑道“看上那個孩子了?”
  
      “嗯。”安寧笑瞇瞇的點頭,又看了一眼隔壁桌的小家伙,隨后收回了眼神。
  
      兩人的菜很快就來了,驚得周圍的人不斷的看過來,安寧不顧眾人的眼神,樂呵呵的與旭奕卿涮起來。
  
      老北京銅鍋,鴛鴦造型,安寧喜辣,旭奕卿亦是如此,兩人直接點的全辣鍋。旭奕卿夾了一筷子肉涮好,放在了安寧的碗碟中。
  
      隨后又撈出安寧放進去的蝦子來,剝了好些個,這才開始自己吃。
  
      “那男人長得俊美,又溫柔體貼,好喜歡,可惜,人家女伴長得也不差,我算是沒戲了。來,姐們,陪我走一個,祭奠我還沒開始的初戀。”不遠處一桌坐著幾個女孩子,其中一個逗趣的與同伴道。
  
      同伴們無奈的笑笑,陪著走了一瓶啤酒。
  
      安寧嘴角微微上揚,理智三觀正的姑娘還是多的。
  
      吃了一會兒,安寧他們桌上的肉直線下降,安寧又叫了三盤上來,等肉期間,又吃了不少的蔬菜。
  
      “哇……”隔壁的孩子突然放聲大哭起來,安寧微微側頭,那玩意兒正掐著孩子的手臂,孩子吃痛放聲哭起來。
  
      “怎么又哭了,哦哦,寶貝乖哦,乖哦。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是不是你給吃的太燙了?”孩子奶奶模樣的婦人對身邊的男人責怪道。
  
      “我真的是要被冤枉死了,老婆,我壓根沒敢給咱孫女吃太燙的東西。”男人委屈的辯解。
  
      “沒事,媽,小寶原本便愛哭,我哄哄就好了。”年輕些的女人起身,抱著孩子晃悠起來,又有一個不長眼的東西湊上去,用猙獰的臉嚇唬孩子。
  
      孩子哭得更凄慘了,所有人都看過來,年輕女子抱歉的挨個用眼神道歉,一邊輕哄著孩子。
  
      安寧起身,走過去,笑道“孩子還是蠻喜歡我的,若是不介意,我幫你抱抱看看吧!”
  
      女子看了安寧一眼,想了想,點頭道“好,那就麻煩您了。”
  
      安寧身上有種讓人安心的氣質,女子便是因此才愿意將孩子給安寧,安寧將小家伙抱入懷中,小家伙瞬間不哭了。
  
      那幾個不長眼的東西也是嚇得屁滾尿流逃竄不止,安寧將靜怡放出,傳音“教訓一番。”
  
      “嘻嘻,好。”靜怡嬉笑著追了出去。
  
      “姨姨送你個小東西哦,你要乖乖戴著不能摘下來喲。”安寧摸出一顆冰種福豆來,掛在了孩子的脖子上。
  
      孩子媽媽一見,連忙出聲了“這怎么好意思啊,我們無功不受祿啊。”
  
      “我與這孩子有緣,孩子之所以會哭鬧,是因她是天生靈體的關系,這樣的身體,容易招致祟,鬼怪妖魔接近,又因她還小,又是靈體,投身時攜帶的靈力還在,那些東西傷害不了。便想嚇唬她,孩子受到驚嚇之余,心生恐懼,他們便有機可趁。等她大一些,保護她的靈力會日漸衰弱,更會引得鬼怪附身。我這福豆可讓她平安長到十八歲,我與這孩子有師徒之緣,這是我的名片,若你們愿意讓其入我門下,她習得術法自可日漸強大保護自己。若不愿意,我與她也算有緣,十八年后,我自會前來為她封閉靈體,從此她可安享普通人的生活,從此無憂。”
  
      隨著安寧的話,這一家四口也是直接傻了,可隨后他們便發現,他們的對話,不說旁人,就是隔壁桌的人都好似沒聽到一般,該說笑的還在說笑中。
  
      孩子的爺爺與爸爸對視一眼,這女孩不得了。
  
      兩個女人倒是直接傻了眼,面面相覷,安寧笑笑,將孩子交給孩子媽媽,逗弄了下小家伙,小家伙雙手伸出要安寧抱,咯咯笑著。
  
      安寧摸了摸她的頭,笑笑,揮手間,撤銷了隔音結界。
  
      回到桌前,安寧繼續吃飯,留下那一家四口面面相覷,直到安寧離開,那一家四口都未曾開口。
  
      等安寧離開了,孩子母親抱著小姑娘,看她乖巧的坐在那里吃東西,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樣,眼淚滴落下來。
  
      原來女兒一直被那些東西騷擾,原來女兒哭鬧并非無緣無故的。
  
      年輕媽媽越想越心疼,抱著閨女哭了起來。
  
      “你干什么啊!不要哭啊,這大過年了,方才那姑娘不是說了,妞妞可以平安度過十八年么!”年輕爸爸開口勸慰妻子。
  
      孩子爺爺嘆息一聲“若真是如此,我們便是害了孩子,這孩子既然能夠踏上那一步,我們為何要做她的絆腳石。”
  
      “可是老頭子,你可曾想過,若是妞妞真的跟方才那姑娘走了,咱們就再也見不著孫女了。”孩子奶奶焦急的出聲,不想丈夫繼續說下去,免得兒子兒媳動心。
  
      “阿珍,就算妞妞不再我們身邊長大,但是她可以永遠避免被那些東西傷害,還能有通天本事。她還小,不能自己做主,我們當真要阻礙她么?這樣的我們,難道不自私么!”柴家福皺眉看著妻子季珍,投了反對票。
  
      季珍沉默下去,兒媳汪采荷開口了“爸媽,再等等吧,那姑娘不是已經給了妞妞平安符了么?我想再多陪孩子幾年。”
  
      “唉,你們……算了,你們自己看吧!”柴家福倒不是想孫女有那通天之能,只想著不讓她后悔,至少不能因為他們,阻礙了她原本該走的路。
  
      可孩子奶奶媽媽心疼不舍孩子,也是正常之事。
  
      孩子爸爸也是一聲不吭,這頓飯吃的一家四口高興又沉悶,安寧將一家四口的話聽在耳中,微微搖頭,撤銷了傳音符。
  
      “我何曾說過收為徒兒后就不讓他們一家四口相聚了?就算學,也得小姑娘三歲之后再說呢,這家人倒是先操心上了。”安寧有些哭笑不得。
  
      “孩子長輩不舍孩子也是正常,以為我們要帶走孩子呢。”旭奕卿卻表示理解,樂呵呵的道。
  
      安寧笑笑,兩人朝著異人局去了,說是異人局,進入的卻也不過最多三十個人,因過年的關系,回來了十多個,有不少都是安寧見過的。
  
      臨池,連翹,趙鵬等。
  
      他們見到安寧也很是高興,安寧也不吝嗇,拿出了與他們修煉對口的中品功法贈與,一人一把飛劍,寶器級別,也不算太高,只為讓他們能有自保能力。
  
      異人局這天可算是狠狠的瘋了一場,喝完酒,當晚又各自離開炎京,執行手中任務去了。
  
      入夜,回到旭家用晚餐,剛吃了不多會兒,安寧便收到了一條久違的訊息。
  
      “大人,我是狐族姬蓉兒,我們曾有一面之緣,不知您可否還記得,求大人救我妖族。求大人憐憫,不日前,我們的居住地來了一群陌生修士,將我們趕盡殺絕,我狐族如今只剩下我與小妹妹還活著,我心有不甘跟隨他們身后,看到他們合力打開了一處秘境,現下他們已經進去里頭,已經一天,還沒出來。我一人妖力輕微,怕無能為力,還請大人相助。”姬蓉兒的聲音憔悴又焦急。
  
      安寧抿了抿唇,放下筷子。
  
      秦夢茹不解,抬頭看她“寧寧,可是做的不合你口味,媽媽再給你做一些?”
  
      安寧連忙搖頭,解釋道“并不是這樣,是有人朝我求救。”
  
      說著,注入靈力將傳音符里頭的聲音釋放。
  
      “去么?”旭奕卿出聲詢問,安寧點頭“進入秘境中的,應當便是那些剩余的異心修士了,他們來自真正的修真界,我們不能讓他們帶走我們地星前輩們留下的古藏寶貝。”
  
      “嗯,我陪你去。”旭奕卿點頭,隨后通知了臨池,趙鵬還有連翹與另外一個叫袁爭的成員。
  
      “你們多加小心。”秦夢茹擔憂的叮囑,他們沒有立場阻止,畢竟這是在保護地星眾生,若是讓那群修士得到寶貝,怕是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地星眾生靈了。
  
      “媽媽放心,我們都會平安歸來的。”安寧沖秦夢茹笑笑,抱著她,頭貼頭的靠了靠,這才轉身離開。
  
      “這兩孩子身上背負的東西太多太多了。”秦夢琴疼惜的站在姐姐身邊道。
  
      秦夢茹點點頭,她更心疼,可這是他們的責任。
  
      離開前,安寧也告知了自家情況,都步入修士一流,倒是對此放心一些,卻還是再三叮囑,安寧應允后,這才斷了電話。
  
      安寧召喚黃泉,帶著臨池四人朝著姬蓉兒家所在的山脈飛去。
  
      “這便是御物飛行,太帥了。”臨池興奮的坐在黃泉上,看著下頭,比飛機還刺激,又穩妥,因有防御結界的關系,一點風也刮不著他們。
  
      一個小時不到,一行人便到達了目的地,位處g省的一處原始山脈,一眼望去,滿是參天大樹,
  
      順著姬蓉兒的氣息,朝深山而去。
  
      “姐姐,又有修士來了。”一個頭頂著小狐貍耳朵,穿著古裝小裙的小丫頭縮在姬蓉兒懷里,看到天上流光朝著他們這里而來,她害怕的縮了縮。
  
      姬蓉兒拍拍她“沒關系,我們有大人給的符咒,那些修士不會發現我們的,后來的都是我們炎華本土的修士,不會隨意傷害我們的。”
  
      “姐姐,我怕。”姬家小妹顫了顫身子,可憐兮兮的說道,眼睛卻是死死盯著死去的族人們的尸體。
  
      為什么這古藏要在他們族人居住的寨落,若不是如此,他們便不會滅族。
  
      姬家小妹想法很簡單,就因這個古藏入口在他們族里,所以才害的族人滅了族。他們族人在此安家已經快兩千年了,這兩千年來一直都相安無事不是嗎?
  
      正胡思亂想著,安寧等人落了地,安寧一下子就找到了姬蓉兒所處之地。
  
      “大人。”姬蓉兒看到安寧也是委屈的掉了淚。
  
      安寧嘆息一聲,手拍了拍她的腦袋,連她都不能完全維持人形,可見也是受到了重傷。
  
      安寧先給兩姐妹查看了傷口,給予丹藥服下后才道“狐族遭遇如此危機,是誰也沒有想到的,好在你們還有一個大哥避免了災難。我先送你們去我師門大能開辟的獨立空間待上一陣。等回去后,我做主,將你們的大哥放出來與你們團聚。狐族之仇,我會替你們報的。”
  
      “多謝大人,大人恩德小女無以為報,若大人不棄,小女愿永遠跟隨大人。”姬蓉兒交出自己的魂珠,安寧看著她,姬家小妹也學著姐姐交出了魂珠。
  
      “你二人不悔?”安寧再三確認,姬蓉兒點頭。
  
      安寧笑著收下了魂珠,承諾道“既然你們選擇信任我,我安寧自當不負你們。”
  
      魂珠收下,契約成,姬蓉兒姐妹被直接收進了妖靈空間中去。
  
      臨池等人羨慕,卻不嫉妒,這都是副局長的本事高,不然妖獸怎會肯屈服認主。
  
      安寧看向秘境出入口,對旭奕卿道“那門后也不知道是否有其他人守著,大家小心一些。”
  
      “嗯,你們跟著安兒,我斷后。”旭奕卿對臨池幾人吩咐。
  
      安寧率先踏入秘境之中,剛進入,一記攻擊便到了面門之處,安寧直接徒手接下那道攻擊,是一把火系寶器飛劍。若安寧沒有進入重力區,沒有修煉龍神決,這肉體接飛劍,必然要受到些傷害了。
  
      “怎么可能!這地星怎么可能有修士將肉、體鍛煉的如此厲害。”發出攻擊的人很是驚訝,安寧完全進入古藏之中,這里是一片空地,依舊是一片高聳入云的原始森林。
  
      攻擊她的人就躲在左手方,手中一枚青色符咒飛射而出,那人只見一道青芒飛射而來,想要躲開卻是被鎖定了氣息,頓時心驚不已。
  
      來的是地星的高手,不似先前那群蠢貨,這人修為至少在金丹期。
  
      這人連忙召喚自己的鎧甲,抵擋,卻是不知安寧那張符咒,是直接攻擊靈魂的。
  
      靈臺被擊中,蕩漾起漣漪,他神魂不穩,整個人恍惚了半晌。安寧在他恍惚之間,已經將剩下的四人全部制服了。
  
      “五方殺防陣。”安寧破了五人的陣,撇了撇嘴,這外界修真界來的人看來質量都不高啊。
  
      這五方殺防陣結合的好,壓根就是固若金湯的存在。可惜,五人是五方的人,并無默契更是互相防著,能夠守住就怪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這說話之人的氣息安寧倒是熟悉,正是那大劍門的弟子。
  
      “敵對一方總是喜歡廢話,才會死的快。我,乃守護這方天地之人,你們闖入我們地星,可曾詢問過我們地星修士,可愿讓你們踏足!不但踏足,還毀狐族根基,該死!”安寧話落,直接廢了其丹田,轉手丟進了彭城。
  
      另外四個直接嚇尿了,這是什么手段,就這么憑空讓人消失不見了。
  
      “求前輩饒恕,我們不過是棄子,被留在這里守著此處不讓人進入古藏,饒了師門前輩們尋寶的機緣。求前輩饒恕,我們并未殺害地星修士,他們都在那困著呢!”四人哭求不已,跪伏在地,指著一處幻境,當真有不下十個修士被困在那里。
  
      為首那個也就筑基五層大圓滿,卻也跑來送死,真是讓安寧不知道如何說才好了。
  
      既是古藏,便是先輩們留下來的安寢之所,怎可能沒有留下禁制陣法,就這點修為還敢進來。
  
      “主人,他們是我們的鄰居,五行門的修士們,他們一心向道,還算正義,也未曾對我們狐族下過手。”姬蓉兒的聲音傳來,安寧領會。
  
      手下卻是不輕,直接毀了四人的根基,丟進了彭城。
  
      那先前丟進去的大劍門夫婦倆,早就被折騰的不成人形了,那吉澤空兩人也沒討得好,四人親密又陌生,每晚做著沒羞沒躁的事兒,白天卻又爭奪著資源,搶奪食物。
  
      這下子又給送進去四男一女,可以想象日后的日子有多精彩了。
  
      “寧局長,您將他們弄去了哪里?”臨池好奇的問道,安寧勾了勾唇“殺了,你們信不信?”
  
      “可尸體呢?”連翹也好奇的問道。
  
      安寧聳聳肩,道“別忘了我還有一層什么身份,當然直接灰飛煙滅啦!”
  
      旭奕卿寵溺的看著她逗弄幾個隊員,輕笑搖頭,對安寧道“那些修士怎么處理?”
  
      “送出去吧!我在這里布下一道禁制,達不到金丹期不能進來,也不剝奪地星修士們的機緣,但是達不到修為進來也是死路一條,我可沒時間四下救火。”
  
      “也好。”旭奕卿點頭同意,直接將十幾個人挪到了外頭,安寧則布下了禁制。
  
      五行門一眾出去后,還以為自己突破了那處禁制,欣喜之后發現,他們身處被滅族的狐寨,頓時迷茫了。
  
      “師叔,我們當真進入過那古藏秘境?我記得困住我們的人說,不讓我們搶奪機緣。”一名弟子迷惘的道,那師叔也是有些傻眼了,隨后想到什么“那些人不會好心放了我們,這古藏才開啟多久,他們說過,得等他們師門長輩回來再做處置。救我們出來的,定是我們地星的修士前輩,容我發出請求,請掌門長老出山。那群外界修真者定不安好心!”
  
      “趕出他們!”
  
      “趕出他們!”一眾弟子也是一臉憤怒,地星的機緣都是前輩們留下給他們的,外界的修真者憑什么來爭奪。
  
      ……
  
      “大家小心,跟著我,周圍上古禁制可不少。”安寧看著眼前的遠古森林,即便她身具天玄門所有珍藏,卻也沒有全部讀透,可不敢大意。
  
      “寧局長放心,我們可惜命了。”趙鵬笑呵呵的道,安寧笑笑,抬腳開始走。
  
      穿過古禁制區,前頭卻是沒有路了,一面是山壁,山上掛著一川湍急的瀑布,一條不知有多深的河流橫在他們跟前。
  
      安寧釋放神識,此處神識也有所受制,只能看到五米內的東西。
  
      不過還是給安寧看到了出入口,就在水下四米處,不過那周圍卻是有一些小東西守在那里。
  
      “這是水靈珠,你們跟隨我身邊。”安寧從青嵐泉眼附近取了一顆水靈珠出來,這東西上萬年才能形成一顆,放在修真界,得讓人爭破了頭皮去,可安寧卻是要多少有多少。
  
      臨池幾個可不敢大意,旭奕卿也拿出自己的飛劍來,警惕周圍。
  
      安寧帶著眾人跳下池水,跳下去的一瞬,身上的靈力瞬間凝滯,安寧眼底閃過詫異,有意思,竟還有這樣的古禁制被藏在水中,方才她壓根就沒察覺到。
  
      可見這古藏主人是個精通禁制陣法的人。
  
      “那是什么!”連翹看到不遠處出現一團巨大的身影,朝著他們飛速游了過來,未曾見過這等水中龐然大物的她,忍不住顫抖驚叫出聲。
  
      安寧靈瞳打開,眸底的妖紫浮現,整個人看上去很是妖異。
  
      “該死!”安寧看清來物,頓時怒罵一聲,那東西是遠古時期的兇獸,也算是水中一霸鑊齒鮭魚,很是兇猛。
  
      “玉姣。”那鑊齒鮭魚沖過來便朝水靈珠形成的光罩狠狠撞擊過來,將幾人撞出老遠,還是撞在山壁上這才停了下來。
  
      安寧凝聚了好些個火球,將水里照的還算亮堂,周圍漂浮著不少缺失了頭部或身體的尸體,從他們身上的道袍上可以看出,應該是率先進入這里的那些個門派中的弟子。
  
      一心想來探索機緣,卻是死在了這入門處,不知可嘆還是可惜。
  
      安寧將玉姣放出,蛟龍也是遠古存留下來的水族霸王,玉姣毫不客氣張開滿是鋒利牙齒的大嘴,朝著那鑊齒鮭魚就一口咬去。
  
      ------題外話------
  
      如果我的親有四川周邊,有宜賓長寧的,妖精祝你們全部平安無事,如果有親人在那邊工作旅游的,妖精也會祈禱他們平安。
  
      愿宜賓長寧平安健康,加油,不再有最新消息傳來。祝福!
  
      愿大家都能平安康健,幸福美滿。
  
      6200字,一個卡文這個小妖精太磨人,因為多了些想法,又到了艱難融合的地方,我還得再想想怎么連接。
  
      二則,妖精照顧孩子兩天,也受了涼被傳染了,鼻炎發作引發喉嚨發炎,早上起來頭昏腦漲,剛才量了一下,381發燒了。為了不耽誤后面,我決定去打點滴,免得一直燒。
  
      中間這些都是妖精每天在現寫的,五點四十起來,一直坐到十點,也不知道自己寫的什么,如果不喜,還望諒解,后面再改,我一直盡力完善著和后面的稿子融合,我真的一直在盡力。加油吧,撤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Ps:書友們,我是曉妖精,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