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錦時夢游書 > 序章

  浮生看來無事,在不知道的地方,卻有故事正在開始,或接近結束。
  ———————————————
  波士頓的春天很熱,但是進入五月下旬之后就會變得異常寒冷。
  天逢小雨,激起查爾斯河面上的片片漣漪。
  窗外凝起一層淡霧,女人穿著一身藍白色條紋的病服,長發盤起,額前一縷碎發上還有未干的水漬,褐色眸子透出靜逸。她靜靜的看著窗外的雨勢,時不時噙著笑望著一旁小床里睡得酣暢的小兒。
  “寶寶的名字定了嗎?”病房另一側傳來悠悠的聲音,是隔壁床的產婦,和成佑善一樣的亞洲的面孔,不過卻是來自華夏。
  “還沒有呢,本來是準備等著孩子的爸爸來取的,現在看來,是等不到了。”病房外的波士頓包裹在連綿的雨幕中,遠處街道兩側的燈光被暈開,糊成一片。雨勢漸強,雨水拍打在窗面上,噼里啪啦,毫無節奏,亂作一團。“不過既然是3月27日出生的,名字倒是可以先定下,就叫AresCheong吧,希望戰神的力量也能夠好好守護他。”說完,靜靜的望著孩子略略嘟起的嘴,心間久久未散的陰霾也慢慢豁然開朗了。
  一旁的產婦倒是有了想法,”要不然叫‘瑞霖‘,在華夏指吉祥的甘露,這孩子從出生開始就一直在下雨,希望他是上天帶來的福祉。“
  成佑善在口中呢喃了幾遍,”成瑞霖,很好的名字,謝謝您。“
  ”沒事,這孩子也是真乖,平時不哭不鬧的,希望我肚子里面這個出來也能這么省心了。“產婦看著成佑善,嘴里說著羨慕,心里卻為這個同病房的新手媽媽難過,聽護工說,這么久了,從預產期到孩子出生快要一周了,都沒有見到過孩子的爸爸,再聯系到剛才對方的言語也大概能夠猜個十之八九。
  ————————————————
  當成佑善帶著三歲多的成瑞霖回到H國時,剛出機場便是大雨傾盆。成瑞霖真是不愧對他的名字,像那位只有幾周緣分的女士說的一樣,他總能遇到雨天。
  成佑善一只手抱著成瑞霖,一只手拎著磨損破舊的旅行包,踏上了最后一階臺階。
  經過林立的高樓后,沿著樓梯走到一幢幢搖搖欲墜的小房子中間,回頭時一片豁然開朗。
  夜幕籠罩著整個城市,從荒蕪的小山坡一樣的街區放眼望去,城市華美的夜景能被收入眼簾。
  成瑞霖的小手緊緊的撐著雨傘,街頭上的風將他的傘吹歪,短短幾秒就被澆了個透心涼,成佑善連忙幫著他把傘扶正,摸了把臉上的雨水。
  “佑善回來了?”
  開門的聲音混入嘈雜的雨聲,清晰地傳進她的耳朵里。
  成佑善抬頭去看,老人站在右前方不足幾的簡易棚子下,她撐著一把黑色大傘,夜色昏暗,有些看不清她的臉。
  ”嗯,媽,我回來了。“她深吸一口氣,壓抑住眼眶的溫熱,回應著。
  老人溫柔地說道:“快進來吧,外面雨大。”
  成瑞霖呆呆地撐著他的小傘,被媽媽抱著一步一步地挪過去。
  雨依舊在下,簡陋的庭院里面已經出現些積水,成佑善踩在一塊塊被墊起的石頭上。
  進到屋內時,屋里只有老人的臥室里開了一盞燈,四下仍是籠罩在一旁昏暗中。
  ”這就是瑞霖吧,真可愛,讓外婆抱抱。“
  成佑善身子前傾,一手將行李放到客廳的柜子上,然后將成瑞霖慢慢交過去,她沒有想到瑞霖會徑直張開手去抱住對方,因為自己平時一直忙于兼職打工,不能將他帶到工作地點的時候,瑞霖更多是寄養在公寓隔壁的一對老夫婦那里的,對于沒有見過的陌生人他一直都是警惕的狀態,沒有想到第一次見到成阿婆就會伸手抱她。
  “這次回來還出去嗎?”阿婆一邊搖著瑞霖,看著小人有些迷糊的用小手揉著眼睛,一邊騰出神輕聲問道。
  “嗯,這次回來,是準備把瑞霖留下,我拿到了獎學金,準備在M國繼續學業,然后考國際律師,有些事情就算遲一些,我也會去做的。”成佑善看著老人臉上刻下的道道暗痕,時光總是用自己的方式留下來過的暗號。
  “也好,還缺錢嗎?有事一定要說,一個人在外面。哎,你這孩子倔。”瑞霖已經慢慢在老人的懷抱中進入夢鄉,腦袋慢慢沉下去,老人伸出手輕輕地幫他把頭扶到自己肩膀,削弱卻安全。
  “不會,有獎學金我平時也會接一些工作與兼職,美善呢?今天還在學校?”成美善是成佑善的妹妹,現在在H國的延世大學學習設計,因為姐妹倆高昂的學費,家里一如既往的拮據與窘迫總是輕易的能夠呈現在眼前,就像此時孤零零的倒在客廳一角的好幾個被踩癟的塑料瓶。
  “是呀,美善平時還要去打工,周末也很少回來,你剛回來過幾天又要走了,可能也見不上一面。”老人沒有嘆出那口氣,只是看著懷里的瑞霖,關切的模樣讓成佑善愈加心酸。“我也幫不了你們什么,你們倆打小就聰明,幸好沒有被這個家拖垮,在外面......多注意一些,好好照顧自己,別苛待了自己,你現在也是做媽媽的人了,也不知道你這幾年是怎么熬的,帶著一個孩子在外面,還往家里打錢。”
  “媽,沒事的,再過幾年就好了。總會好起來的。”成佑善收拾完行李,又準備接過成瑞霖,但是成阿婆沒有松手,只是領著她去了成美善和她之前的房間,房間還是從前的陳設,簡單的兩張木板床,小桌子面前的墻上還掛著美善和她小學時畫的畫。
  “也累了,不管怎么說好好睡一覺吧,好好休息一下。以后別往家里寄錢了,你現在是去讀書的,延世那邊讀了一半就退學了,現在好不容易重頭開始就專心學,錢不夠就跟家里說,你不說我也知道,國外學業也重,就別總是去打工了。”一邊說著,一邊將成瑞霖放到剛換了床單的小床上,轉頭輕輕拉過佑善的手,細細的囑咐著。
  點點燈光下的小屋子被映燙成一片橙紅,屋里只傳來幼兒酣暢的呼吸聲和女人間細細碎碎的談話聲,仔細聽著,還能聽見陣陣鼻音......

Ps:書友們,我是KiligL,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