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錦時夢游書 > 第四十三章 小氣鬼

  “貪心鬼,吃不完干嘛買兩個冰淇淋?”嘴角微微上揚,眼眸半瞇,鄭秀妍就那般抱著手安靜的望著金瑞霖,微蹙的眉毛卻暴露了此時她并不佳的心情。
  “因為店主說第二只半價就買了,你與其說我是貪心鬼不如直說我是不自量力。”語氣平淡壓于極點又略顯低沉的聲音中,鄭秀妍能夠清楚的辨別對方生氣時加重的鼻息。
  “嗯,你就是不自量力,又要哭嗎?還是又想發脾氣了,小妹妹?”鄭秀妍在此刻顯得耐心極好,卸下身后的書包拿出一張紙巾攤開走上前交換了金瑞霖左手不斷融化的冰淇淋。
  一時間,空氣中只有彼此的呼吸聲。但那般的安靜并沒有持續太久,伴隨著鄭秀妍用紙巾裹住冰淇淋自顧自咬了一口,又不禁打了個寒顫瞇起雙眼,余光卻打量著金瑞霖。
  “好吃嗎?”不知道為什么,那般簡單的問句對于金瑞霖而言,突然變成一件極為艱難的事情,到最后,短短三個字都顯露出幾分酸澀感。
  “還不錯。不過我沒有大冬天在街上吃冰淇淋的習慣,尤其是前幾天還在發燒吊水稍微好一點就跑出來吃冰淇淋的習慣,我更沒有。”
  鄭秀妍半瞇的眼眸瞬間睜開,眼神筆直的射向金瑞霖,仿佛要把他刺穿一個窟窿。
  又是半分鐘的沉默,等金瑞霖再次開口間,“你怎么在這?吳叔叫你來的?”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格外平穩,穩到聽不出絲毫情緒變化,完全忽視對方隱隱約約的不滿。
  “不是。”鄭秀妍微微仰頭,“我自己來的,本來是準備去醫院看你,沒有想到你出院了,就在路上遇見了。”
  “那只菊草葉是你扔到我床上的?”金瑞霖的雙眸微微閃動,光點中帶著些許期待。
  “不是。”鄭秀妍背過身,一口咬掉冰淇淋的脆皮就再不下口,用紙巾裹住扔進路邊的垃圾桶里。
  “謊話精。”癟了癟嘴,金瑞霖也再惡狠狠的將右手冰淇淋的最后一口咬下后將空殼直直的扔掉。
  “你怎么知道是我買的?”鄭秀妍有些疑惑的撇過頭望著他。
  “本來不確定,現在確定了。”嘴里還抱著沒有吞下的冰淇淋,金瑞霖一周以來第一次勾起嘴角說著。
  其實金瑞霖睜開眼睛看見緊貼著他臉頰的毛絨玩具時第一反應是吳泰俊從車里拿出來的,但是他握在手里把玩的時候才發現這只玩偶太新的,新的上面還留著縫制的標簽,金瑞霖的玩偶都會把標簽用刀一點一點挑掉。金瑞霖起初以為是金載貞或別人買來送給他的或是粉絲送來的,但是金載貞有潔癖,從來不會送他玩偶,粉絲送的玩偶大多數都是冰童收走捐贈了。更主要的,是他看到那個玩偶的第一反應就是環顧四周,確認某人的蹤跡。
  “你!”鄭秀妍想要捶他一拳又擔心打到對方身上的淤青或者傷口,把那股氣憤憋在口中,鼓起臉頰。
  “謝謝。”冷不丁的道謝,一下子澆滅了對方含著的小火苗。
  “不用謝。”鄭秀妍倏爾間又嘆了口氣說道,“你每次都讓我好好休息,你自己又有好好休息嗎?金瑞霖,不要逞強。”
  “我以后不會不自量力了。”
  “我沒有說你不自量力,我只是讓你不要逞強,你能不能好好聽話!”略微增加的音量似乎不能釋放她的不滿,鄭秀妍拽住金瑞霖的左手,讓他抬頭平視著她。
  “你不懂,”金瑞霖壓著聲音有些不耐的解釋,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對別人的托出弱點,“我考不上大學了。”
  “哈?”鄭秀妍抬高眉毛,露出標志性的八字:“你今天因為生病沒有發揮好嗎?H國又不是只有延世大一所學......”
  “我知道,只是我沒有參加考試,現在怕是什么大學都沒考上,家里準備讓我回高中重讀一年,但是HANA...應該不會留下我。”
  “又怎么樣呢?”她滿臉的困惑,眼睛直直的望著金瑞霖。
  “你還不懂嗎?”金瑞霖懊惱的嚷道:“在金家那樣的家庭里,連升學都失敗的我就是恥辱!我爸爸、媽媽、叔叔、爺爺都是考入的延世大學,奶奶也是哈佛出生,就連載貞姑姑都是漢城大學,現在在國外深造,他們一個個拿碩士、拿博士……而我,我居然要留級!你還沒懂嗎?”
  鄭秀妍搖頭,目光深沉而溫柔。
  “你不需要因為你的父母去念大學,”她接著說,“你需要活得好,活得快樂,活得堂堂正正!金瑞霖,你不是考不上,你只是碰到了一些意外,就算你現在不能去延世,你可以出國,你可以去很多很多地方學習,不一定要在大學里。”
  金瑞霖在腦海里一遍遍回放著鄭秀妍的話,雙眼緊緊的盯著她,注意著每一絲變化,她的眼睛澄澈干凈,沒有他想象中的失望與譏諷,反而笑著,笑容溫暖而和煦。
  金瑞霖并沒有能夠在這份溫暖與感動中沉溺太久,額頭傳來的疼痛就將他拖拽出來。
  “呀!金瑞霖,你剛剛對我發火了對吧?對吧!”掃視的目光,上揚的眉峰都是危險的信號。
  “一個冰淇淋?”喉頭微動,金瑞霖小心翼翼的試探著。
  “你吼我。”鄭秀妍繼續抬高眉毛。
  “一個冰淇淋加一個水果蛋糕?”他慢吞吞的說。
  “你不僅兇我,你還讓減肥期的我吃高熱量食物。”鄭秀妍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伸出一只食指放在唇邊輕輕搖晃。
  “那你還想要什么?鄭秀妍。”伴隨著那個在心里已經咀嚼過無數次的名字,終于光明正大的道了出來,金瑞霖靠著極大的自制力終是將自己不聽使喚的唇角弧度壓了下來
  “兩個冰淇淋加兩份辣年糕!”女生的輕笑落在金瑞霖的耳邊,驅散了唇齒間殘留的冰冷。
  “不行。”金瑞霖學著鄭秀妍平時的語氣回應著。
  “金瑞霖!你剛剛吼我!”
  “行行行,你先松手,你擰的是我的肉啊!我是病患啊!不是扭扭樂,我今天才出院,我不是說不給你買,只是吃了熱的又吃冰的不好。”冰冷的手忙不迭推開對方的攻擊,惹得鄭秀妍再次皺起眉頭。
  鄭秀妍騰出一只手抓住金瑞霖的左手握住,像是抓住一枚鐵塊,另一只手還留在對方腰間,面上不顯瞠視著他,“我可以接受分期付款。”
  “行行行。我都答應了,你可以松手了!”
  “你還每天都在運動呢,衣服下面都是肉,還都是軟肉。”一臉嫌棄的收回手放進自己的小兜里,然后又督促著對方像她一樣將手放進口袋才打趣著。
  “我要鍛煉到什么程度我才會沒有肉啊?”
  “哎,你果然還是不行,像我的Hartnett就不會這樣,啊,我們Hartnett真的太帥了,完全理想型!”眼睛里全是小星星,“啊!金瑞霖,你一個人走了算什么啊!你想賴賬嗎?你別跑!你走慢一點啊!你不是腳受傷了嗎!”
  金瑞霖回頭突然大笑,用左手把自己被風吹得亂七八糟的頭發壓住,“你怎么走得比病號還慢?再走慢一點我的鼻子都要凍紅了。”
  淅淅瀝瀝的一陣雨后,到了傍晚還能在街道幾處微微凹下的小孔中看見積水,金瑞霖的鞋子之前被浸濕了一層,暈在鞋面上出現深深淺淺的陰影,他低頭時不時看著鄭秀妍的鞋面,白底運動鞋上也濺上了污漬,他移開視線心里卻有了打算。
  只不過兩人并排剛剛走到街口就被吳泰俊簡單粗暴地拎到了車上。每每遇到紅燈,面對吳泰俊透過后視鏡時不時擔憂又好笑的眼神,金瑞霖只是平靜的回望過去,倒是并排坐著的鄭秀妍靠著后座自顧自敲打著手機,時不時和金瑞霖聊幾句最近練習室里的趣事。
  她突然發現座椅背后的小兜里放著幾本雜志,有些奇怪,畢竟金瑞霖沒有看雜志的習慣,連他自己做封面的雜志也沒有見過他翻閱幾次。她將雜志取出,剛翻面拿正,忍不住噗嗤笑了一聲,看著金瑞霖側頭舉起雜志一臉興致勃勃的問道:“我那天還以為你不喜歡丹尼爾亨利,結果你買這么多他的雜志做什么?自己一個人欣賞?這里面有他照片的幾頁你居然還特意折了角,你不會喜歡他不好意思說吧?”
  像是擔心金瑞霖時不時別扭的性子,她繼續補充道:“其實男生追星也沒事的,你不要總是把自己活的像老古董一樣,我又不會笑你。不過你這本借我看一下,這里有的我都沒有看過。”
  不等鄭秀妍將視線重新交給雜志,金瑞霖強自鎮定伸手搶過雜志,臉色驀然沉下,口中慢慢地道:“我只是覺得他還不錯,不是喜歡他,只是當成我的身材塑造樣本而言。這是我憑本事搶到的,要看你自己去買。”說完將雜志放到車門旁的筐里,一臉警惕。
  “我又不是不還。”鄭秀妍一臉憤憤不平。
  “只是我不借。你想看什么都行,這個不行。”金瑞霖抿唇說道,冷冷地望向對方。
  “好,我自己去買。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你女朋友呢,真小氣。小氣鬼!”無趣的看向窗外,過會又掏出手機沉默的按著。
  開車送鄭秀妍回家之后金瑞霖被吳泰俊直接送回了金家,他望著黑壓壓的天色心下有些忐忑,玻璃車窗上若隱若現的臉上顯出幾分瑟縮之色,他是趁著鄭喜子和金載貞中午剛走就強迫著吳叔辦理的出院手續。
  鄭喜子看著他一瘸一拐走進家門的時候險些拿起身邊的手杖沖上去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悶棍,只是看著自己的寶貝疙瘩一雙無辜的眼睛又狠不下心,只能叫人把家庭醫生喊到金家,看著醫生在金瑞霖身上上上下下觀察了足足一個小時才慢慢舒展開眉頭,嘆了口氣嚴厲的呵斥了金瑞霖幾句就轉身離開,走之前還盯著金瑞霖直直的平躺在床上,乖順地垂著眼睛望著她糯糯的說了句晚安。
  惹得鄭喜子又氣又笑打斷了他的話說道:“這才幾點,以后讓小李把晚飯給你送上了,吃了再睡。你這幾天好好地給我在家休息。”說完順上了門。
  金瑞霖平躺在床上,盯著頭頂上泛著昏黃燈光的燈架,屋里很溫暖卻讓他有些發悶,因為擔心他吹冷風臥房沒有開窗,愣了愣金瑞霖忍不住翻身而起,快步走到了書桌前打開電腦,突然變亮的電腦屏幕刺得他不由瞇了瞇眼......

Ps:書友們,我是KiligL,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