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吃飯就無敵 > 第八十章 碰上便碰上

  陳千愁很少會來武大,這次主要是為了考核的事情。
  聯邦的人馬上會從山上撤走,也就代表著林城分部要開始行動起來,正巧,將這次的事情作為武大的考核標準,抽調考察名單內的學生,分配不同的任務。
  這是一年一度的慣例,只不過這次,可能會更加嚴厲。
  但這件事情還沒到時間,可以先放放,有方慶作陪,他倒是聽聞了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王大海的女兒,大三還未畢業,就已經擁有了三品修為。
  這般天賦,哪怕往回翻幾屆,也算得上排名靠前。
  不過……
  “你剛才說的那件事情?”陳千愁回身盯著方慶,沉聲道:“這里畢竟是學校,不要鬧出亂子。”
  “我……”方慶面露苦色,低聲道:“您知道的,她父親前段時間才為白盾殉職,起因就在那個毛頭小子身上,若不是他用了什么卑劣手段,竊走王玲兒的法器,王組長也不會只身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他的意思很明顯。
  若是不去,就不會遇上姚通神,更不會丟掉性命。
  對方想要報復蘇小閑,自己這些王大海曾經的同事,無論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亦或對王玲兒的憐惜,都沒辦法出手阻止。
  畢竟一個是天資卓越的三品煉氣士,另一個則是前途渺茫的普通學生,稍稍考慮,還是決定不聞不顧,等她出掉這口惡氣也就罷了。
  最多保證蘇小閑不會受到太過的傷害,皮肉之苦總是免不了的。
  這是大部分老師的想法。
  “而且那名學生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前段時間才把我的學生都給揍了一遍,按我說,當時把他開除掉,哪還有后面的事情。”
  方慶忍不住添了一句,他對蘇小閑可沒什么好意。
  聞言,陳千愁略略蹙眉,倒是沒有搭話。
  他跟王大海的關系算不上好,主要是對方身上的傲氣讓老爺子很不舒服,不屑深交。
  但方慶說的也有道理,若那學生真的是個頑劣之輩,在學校里長長記性,總比出去以后吃苦頭要好得多。
  揮揮手,他又多看了一眼下方的王玲兒,面露欣賞,女孩兒年紀輕輕,臉上已經有了幾分沉穩,的確是個好苗子。
  忽然,他發現壩子里零零散散的學生們忽然匯聚起來,東一群西一群,隱約將王玲兒等人圍在了中間。
  “這是?”陳千愁疑惑看向方慶。
  “碰上了。”方慶朝著左邊教學樓下方看去,嘴角略微上揚,考慮到陳老爺子就在身邊,他又很快將這副神情遮掩,硬擠出幾分苦笑。
  ……
  ……
  短信,電話。
  隨著學生們之間的消息流通,烏泱泱的人群從教室中鉆出,涌入走廊,一個個攀著欄桿往下瞅。
  “遇上了?”
  “嘿,你看那里!”
  其余人臉上都是看熱鬧的表情,唯有技擊系的學生解氣的啐了一口。
  去你娘的小霸王,總有人能治你的。
  要知道,自從蘇小閑上次獨戰群雄的事情過后,雖然他本人并未表現的有多囂張,但其余學生無不膽戰心驚,小心翼翼不敢招惹。
  深怕他秋后算賬。
  現在好了,讓你嘚瑟,你不是很能打嗎?
  他們面露嘲弄之色。
  小閑哥?我呸!
  鑒定系的廢物,靠著蠻力裝模作樣,等過了今天,看你以后在學校里還能不能抬起頭說話。
  學生之后,幾個老師也略微有些好奇的從辦公室走出,見陳老和方老師的背影,不由向那邊靠去。
  “這是怎么了?”有人問道。
  經過方慶的簡單解釋,他們也想起了王玲兒的事情,臉色各不相同。
  “我看,還是算了吧。”尋常比較注重校規的老師皺眉,按理來說,在學校里當眾打架,最輕也要給個處分,這個東西還會一直留在白盾的檔案中,以后或許會成為晉升的污點。
  “哼,煉氣一道,心有郁氣不得解,嚴重者甚至會修行倒退,我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說話這位是王玲兒的導師,自己最得意的學生離校這么長時間,修為不知停滯了多久,他早就心生不滿。
  該出的氣,就要出!
  更何況王大海是他的頂頭上司,這才走了多久,他如果立場不夠堅定,豈不是惹人鄙夷。
  “夠了。”陳千愁負著雙手,輕咳一聲,示意眾人閉嘴。
  片刻后,他緩緩回頭道:“寧老頭已經允諾將唯一的進修名額留給這姑娘,作為白盾的補償,至于其他事情,還是按校規辦吧。”
  聞言,這群老師有些摸不著頭腦。
  按校規辦?
  這是讓他們下去阻止,還是說等王玲兒揍了那學生后,按校規給予她處分?
  陳老這話說得不明不白,也沒有多加解釋的意思,倒是讓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過,無論怎么辦,他們心中從未有過另一個考慮。
  那就是,萬一王玲兒不是蘇小閑的對手,又該怎么講?
  煉氣三品的學生,雖然還在大學里念書,其實已經算不上真正的學生,她和這些老師間相差的,無非是走一個過場。
  甚至,白盾中有超過六成的基層職員,修為甚至不如這個小姑娘。
  這同樣也是其余學生的想法。
  他們一堆堆的站在外圍,注視著當中已經停下腳步的幾道身影,忍不住低聲討論。
  討論的對象,則是另一頭的教學樓下,剛剛走出來的那個男生。
  并稍帶惡意的揣測,他等會兒還能不能站著走出學校?
  陽光正好,灑在身上暖洋洋的,讓人忍不住生出些許困倦。
  蘇小閑走下樓,慵懶的舒展著身子。
  忽然,他發現有些不對。
  平日里寂靜的壩子,此刻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四周的樓上,無數枚腦袋探出,正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自己。
  “這是咋了?”蘇小閑狐疑的摸摸下巴,抬頭朝著前方看去,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
  樸素的打扮,鼻梁上頂著一副大大的圓框眼鏡,再加上一頭干練的馬尾。
  這不就是……就是那誰嘛。
  蘇小閑聳聳肩,說實話,他現在看到王玲兒心里還有些發慌。
  畢竟對方老爹的死雖然是咎由自取,并且跟自己沒有直接關系,但怎么說也有些不好意思。
  聽說她要揍自己?
  看在這份上,罷了,等會兒下手輕點吧。

Ps:書友們,我是杜癲,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