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吃飯就無敵 > 第八十一章 我不是妖孽,是吃貨

  “他沒跑?”
  “好像……真沒跑。”
  幾個人剛才還在打賭,看見王玲兒后,蘇小閑會不會直接往老師的辦公室里鉆。
  整個學校都知道他有大麻煩,本人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聽到。
  可現在,他們瞪大眼睛,眼睜睜看著蘇小閑氣定神閑的朝這邊走來,那副優哉游哉的模樣,讓人恨的牙癢癢。
  “喂。”
  云婉剛出辦公室,站在二樓走廊便看見了這一幕。
  她忍不住朝著下邊招手,見蘇小閑裝作沒聽見的樣子,氣的用力跺跺腳。
  這小子,剛才還答應的好好的,一轉眼,驢脾氣又來了。
  去吧去吧,打死你都活該!
  想著,她翻翻白眼,順著樓梯往下趕去,準備把對方逮回來。
  這樣做很有可能引起其他老師的不滿,畢竟大家商量好了不插手,但云婉無所謂,因為本來關系就不怎么樣。
  她大大咧咧的性格,還有習慣性吐槽戳人軟肋,早就讓其他老師對其避之不及。
  另一邊樓上,幾個老師也面露無奈的笑容。
  “這小子,還真有點脾氣。”
  “哼,我怕他是沒見過煉氣士的手段,不知天高地厚。”王玲兒那位老師冷哼一聲。
  突然,陳千愁面色微變,一巴掌捏在欄桿上,嘎吱一聲,整條走廊的不銹鋼長欄都開始變形。
  他吹胡子瞪眼道:“快,攔下他們!”
  “……”
  幾人驚詫,老爺子今天這是怎么了,一驚一乍的。
  方慶擠出笑容,訕笑道:“陳老,您放心吧,王玲兒手上有分寸,不會鬧大的。”
  說著,他將對方的茶杯遞了過去,眼底掠過一絲冷色。
  蘇小閑打了自己那么多學生,這件事情,可不能就這樣算了。
  咔嚓!
  讓眾人沒能想到的是,陳千愁居然揮手將茶杯打翻在地,濺起一地滾燙的茶水,怒斥道:“我他娘讓你去攔下他們!”
  突遇變化,方慶呆愣片刻,略有些手足無措的立在原地,訥訥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到底是怎么了?
  面對林城那么多散修都不會動容的老爺子,穩如磐石,此刻居然因為兩個學生發怒了?
  “……”
  瞪他一眼,陳千愁暗啐一聲廢物。
  在學校待久了,怎么變得這般呆傻,看來是要跟寧無為說兩句,將這人調到三組來好好磨練磨練。
  “算了,老頭自己去!”
  他作勢往前,竟然是想直接從四樓跳下去。
  其余人不解,陳千愁卻是心中氣急,也不知道學校這群人干什么吃的,竟然將這尊殺神放進校園里。
  深山里都稱王稱霸的虎熊,你們敢給它關動物園,和一群綿羊養在一起?!
  現在還要老頭子陪你看老虎和雛羊決斗,看你馬辣個巴子!
  僅僅瞬間,他心中就閃過了無數種猜測。
  盯著下方男生熟悉的面容,陳千愁臉色逐漸難看起來。
  老頭子請你來白盾,你不來也就算了。
  現在偷摸混到老巢來禍害這群小崽子算什么個意思?
  如果白盾是一頭老虎,那么林城武大就是它的老窩,這群崽子現在派不上用處,卻是整個林城未來的希望,是命根!
  即便陳千愁知道對方是一頭比自己更強壯的猛獸,此刻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去。
  修士有一個圈子,但學校明顯屬于圈外。
  就跟曾經的游俠兒,約定禍不及家人一般,蘇小閑再次犯了大忌。
  只因他在陳千愁的眼中,是屬于圈內人,甚至是林城圈內最頂級的那批怪物。
  ……
  ……
  老師們怎么想的,這群學生不清楚,他們只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很激動。
  煉氣士和半個武者間的斗法,換成平時哪里能看得見,簡直不要太刺激。
  修行修行,支持著他們前進的動力,就是藏在心底最原始的沖動,最單純的對抗,弱肉強食,勝者為王。
  特別是當蘇小閑沒有轉身就跑,反而正面迎了上來,這動作更加挑動著他們腦海里的那根弦。
  “用法器砸死他!”
  “別慫,我們有拳法!”
  情況越演越烈,逐漸變成了技擊系和煉氣系間各自搖旗呼喊。
  就在這時,只有離王玲兒最近的人,才能察覺到她臉上細微的變化。
  作為視線匯集的主角,她靜靜站著,看了蘇小閑許久,直到發現對方已經離自己只有十來米距離的時候,她才忽然低頭,擠出勉強的笑容對身邊人道:“你們去吧,我有點不舒服,先回教室了?”
  “我們?”
  “去哪?”
  幾人疑惑出聲,這才想起他們本來是想去校外的飯店慶祝一下。
  可是,那是剛才啊。
  現在不是要收拾蘇小閑么……
  本來還有人想問,結果他仔細琢磨琢磨,恍然發現,貌似這次的傳聞是從學生間傳開的。
  而傳聞的主人,從頭到尾都沒提過這件事情。
  難不成,鬧了個烏龍?
  “不對啊,他打了你男朋友……”不識趣的人還想多說什么,卻見王玲兒略顯急促的推開他,朝著反方向走去。
  見狀,四周的哄鬧聲逐漸消失。
  所有人面面相覷。
  怎么看上去,王玲兒反倒像是慫了一樣,她慫什么,不應該啊。
  難道還有別的隱情?
  越想越亂,學生們感覺自己的腦袋里裝的應該是漿糊。
  云婉剛剛走下樓,見狀,有些發懵。
  再看看蘇小閑大搖大擺的背影,不禁撇撇嘴,蹙眉深思。
  他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向自己尋求幫助,到底是哪里來的底氣,他就這么有把握王玲兒會主動離去?
  另一邊樓上,幾位老師也是看的啞口無言。
  陳千愁松了口氣,他還沒來得及下去,轉身又瞪了幾人一眼:“回去全部寫份檢查給我,必須要八千字以上!”
  招學生給我招個禍害進來,眼睛珠子被狗吃了吧。
  “還有你,記得賠老頭一個一模一樣的茶杯,然后也不用做導師了,下周來三組報道!”
  這句話是給方慶的。
  “考核推遲,等我消息。”
  扔下這句話,他轉身下樓,準備去會一會下邊的小子。
  兵對兵,將對將,王對王。
  既然對方派了個大王來,自己這個小王也該給出應有的面子。
  同為五品,也分高低。
  陳千愁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卻從不自傲,都在五品這個范圍內,對方是要強自己不止一籌的。
  這小子諸多詭異手段,看架勢都是四品,但這應該不是他的真實實力,單從最后眼中施展的黑蓮幻術,就絕不會低于五品。
  莫非,煉氣士還有專修幻術的一類?
  并且還分心同修了御劍和武道,若是真的,簡直天縱奇才,謂之妖孽也不過分。
  光是想一想就讓人心悸。
  陳千愁暗自尋思,若對方藏著壞心,或許要請寧老頭和自己一齊出手才能鎮壓對方。

Ps:書友們,我是杜癲,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