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江湖唯一玩家 > 第九十二章 奇才的威脅
    喬淵點頭,活動了一下雙拳:“這位徐少俠,可是徐家莊的人?”
  
      說實話她完全沒聽說過徐安平這號人啊。
  
      “旁支的小輩罷了。”徐安平臉上含笑,回道。
  
      難怪完全沒聽說過,游戲中完全沒提過徐家旁支的人吧,就算有,反正喬淵不知道。
  
      遇上自己不認識的也正常,喬淵知道名字的,就徐家莊最主要的那么幾個人,而徐家莊人多了去了。
  
      而且知道名字的那幾個,喬淵面對他們恐怕不是一合之敵,現在也沒資格與他們交手。
  
      “請賜教。”活動好手腳,喬淵站定,對徐安平說道。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過徐安平,雖然實力對比是綠色,但這可是出身徐家莊的主,不知練武多少年了,而喬淵可是幾個月前半路出家開始練武的。
  
      幸好喬淵也不需要贏,這擂臺的輸贏她可不會放在心上。
  
      “請。”徐安平也伸手示意喬淵。
  
      徐安平顯得十分謙讓,沒有率先出手,喬淵也懶得接著讓,直接便往前沖,御風神水什么的就不喝了,切磋而已,不靠御風了。
  
      她也是有徒手套路的,雖然粗淺功夫看著十分的簡單,可也不弱,沖到徐安平身前,先迅速砸下三拳。
  
      雙拳帶著拳風接連落下,而徐安平則是氣定神閑的樣子,伸掌將她三拳全部擋下,隨后一記手刀揮來。
  
      喬淵也揮臂擋下,手臂上傳來的力道能讓她直接感受到,徐安平的力量要大于自己不少。
  
      但論速度來說,喬淵要略快一些,即使沒有御風神水與神行無蹤等的加成。
  
      移花宮弟子身法靈活可是很出名的,速度上喬淵怎么也不該慢過徐安平。
  
      有速度上的優勢,喬淵便盡量不與徐安平硬撼,只是快速移動周旋著,不時也出招打向徐安平。
  
      修為一直在增長,雖然漲幅不多,但這樣刷刷修為好像也不錯。
  
      過招的時候,游戲面板也被喬淵打開來,看著經脈面板,每一次使用粗淺功夫攻擊,經脈修煉的進度都會有小幅度的提升。
  
      果然戰斗可以加快經脈修煉的進度,有了肯定的答案,喬淵心情大好,這樣她可以加快不少經脈修煉速度了。
  
      心情好了,切磋起來喬淵更顯輕松。
  
      壓低身子,又是一記掃腿,而徐安平一躍而起,向后跳出一步。
  
      隨后徐安平也掃腿反擊,被喬淵躲開,緊接著又是一記勾拳打來,被喬淵勉強擋住,身形卻是顫了一下。
  
      兩人暫時分開,喬淵活動了一下手臂,徐安平的力道是真的大,打的她手臂有些發軟。
  
      徐安平實力還是比自己強,喬淵經歷的戰斗也不多,一番交手,不僅奈何不了徐安平,還被他打中好兩下。
  
      傷勢是沒什么,都沒下死手,但已經能夠知道,自己不是徐安平的對手,早晚會敗下陣來。
  
      粗淺功夫喬淵也幾乎沒怎么用過,雖然平日里也有練習,終究是沒有潑天風雨刀那般順手。
  
      但她也不會覺得用刀就能勝過徐安平,人家也有短尺和烏墨尺法的。
  
      對打了一陣,挨了好幾拳的喬淵身上隱隱作痛,一套倒步七星用出,疾風驟雨般的拳頭接連打向徐安平,卻大多被他擋下,只擊中一下。
  
      而自己被徐安平一記鞭腿差點掃的摔在地上,喬淵收招退后,不打算再打下去了:“徐少俠厲害。”
  
      不是多重要的戰斗,打到這個地步差不多了,一直不依不饒打下去沒有意義,已經靠著自己靈活的身法撐了很久,經脈的修煉進度與修為也刷了不少。
  
      “承讓。”見喬淵主動認輸,徐安平也站定了抱拳說道。
  
      喬淵也沒再多說什么,轉身就下了擂臺,揉了揉自己的手,打的還挺疼。
  
      之后還有沒有人挑戰,喬淵就不關心了,直接往客棧走去,該回移花宮復命了。
  
      經脈直接刷滿了一周天,之后的進度還刷上去一截,喬淵十分滿意了。
  
      回客棧取了馬,駕馬回到來時的碼頭小莊子,將馬還到馬棚,喬淵登船返回移花宮。
  
      穿過霧花林返回移花宮的時候時間也不早了,已經是申時,喬淵再磨蹭會可都能趕上晚飯了。
  
      前往冷金寒客樓,平日里這個時間,喬淵應該是在門口守門的,昨日她受命出宮,現在便有其他弟子替了她的守門任務。
  
      “喬淵師妹,大宮主吩咐,你回來之后,直接進去就是。”喬淵來到樓前,守門的弟子當即對她說道。
  
      “好。”喬淵點頭,直接進了門往里走去。
  
      這會夙絮不在,倒是煙遲正候在曦池身邊,見到喬淵進來,對她點頭示意了一下。
  
      “見過大宮主、少主。”喬淵拱手施禮。
  
      “如何了?”曦池放下手中的事,目光沉靜的看著喬淵,問道。
  
      喬淵認真回答:“已經為王夢蓉贖身,今日送她離開了成都城。”
  
      “恩,去休息吧,明日記得來。”曦池平靜的說道。
  
      喬淵楞了一下,這么干脆的嘛?
  
      “弟子告退。”曦池也沒評價她做的如何,喬淵心中暗嘆,拱手退出了冷金寒客樓。
  
      等喬淵走后,曦池還看著門口,如今喬淵的修煉速度倒是緩了不少,但相比于宮中大部分弟子來說,還是很快的。
  
      喬淵修煉經脈的速度也不慢,的確是個天才級的弟子。
  
      “喬淵入移花宮不足一月,明玉神功已經修到了第三層,你可有聽聞?”曦池又開口,對著身旁的煙遲說道。
  
      “昨日去萬卷閣的時候,聽卿雪芳主提過兩句。”煙遲嘴角帶著淺淡的笑意,她是兩位宮主養大的,比如冰冷如霜的曦池,她的性子與夙絮更像一些。
  
      “還有什么看法?”曦池又問她。
  
      煙遲思索片刻:“喬淵師妹若真忠于花宮的話,可委以重用,這般天賦一直成長下去,用不了幾年,花宮又會多一個高手。”
  
      曦池指尖在桌案上輕叩,看向煙遲的時候,她的目光中也會帶上一絲溫和:“擔心嗎,喬淵的能力也不差,又有如此天賦,你的少主之位可能會受到威脅。”
  
      “這自然是能者居之,若是喬淵師妹超越了我,那我甘愿讓出少主之位。”煙遲笑容依舊溫和,不過身上的氣勢卻有所改變,“但我,也不會輕易讓她超過了去。”
  
      “那你修煉要更為努力了。”曦池平靜的說道。
  
      “恩。”

Ps:書友們,我是若生覆世,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