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被光武砸中以后 > 第三十三章 組合魔法,血魔經

  “真靈,你在么?”
  孫起找了個借口回到自己的小屋,四下無人,在心中問道。
  “在,你是想問怎么能夠就那大胡子?”
  “沒錯,有什么辦法么?我剛才試過回春術了,可惜沒有用。”
  對于真靈的睿智,孫起并沒有感到驚訝,說道。
  “很簡單,你那回春術只是一個初階魔法,只能治愈一些小的外傷,但那大胡子受的傷太重了,當然沒有效果啦!”
  “想要就那大胡子,對你來說,其實很容易,你的精神力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達到中階魔法師的水平,雖說中階魔法無法徹底治愈那大胡子,但是,你聽說過組合魔法么?”
  “組合魔法?”
  孫起一臉懵逼,這一年里,他除了日常修煉之外,對于魔法壓根就沒有去搭理。
  哪里會知道“組合魔法”這么高大上的名詞?
  但從字面意思上理解,就是將兩種或者兩種以上的魔法組合在一起。
  “沒錯,組合魔法,這是我從神恩大陸至高神的記憶中讀取的。”真靈回答道,“當然,組合魔法并不是什么高深技術,融合魔法、融合法則才是!”
  “那我應該怎么使用組合魔法?”
  “很簡單,像大胡子這種,全身骨骼幾乎全碎,內臟也被劇烈震傷的瀕危生物,只要先后釋放水療術、滋生以及圣愈術,就能迅速穩定他的傷勢,至于能恢復到什么狀態,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真靈將方法告訴孫起,隨后又將這三種魔法的釋放方法教會了他。
  得到三種治愈魔法的修煉方法,孫起便迫不及待的修煉起來。
  這一年中,雖然他沒有刻意的去修煉魔法,但是每次煉體時他都會進入冥想狀態,如今他的精神力已經處在中階巔峰,稍有刺激或者感悟,他就能突破高階。
  所以,如今修煉這三個中階治愈法術非常簡單,不到半個時辰,他就已經學會了。
  “好了,這樣就可以救大胡子了?”
  “只要那大胡子自己不找死,他就死不了,只不過想要恢復如初么,那是不可能的!”真靈傲嬌的說道,顯然對于孫起不信任的話感到很生氣。
  “那就好!”
  對于真靈的傲嬌,孫起不以為意,咧嘴笑了笑,離開自家茅草屋。
  來到卜算子家中,孫起就被他一把抓住了。
  “小友,你總算來了,你那朋友醒了,只不過老夫看他挺不了多久了,哎——”
  “嗯,多謝卜前輩了!”
  孫起拱拱手,走進房中,果然看到大胡子已經醒了。
  “大胡子!”
  “呃…咳咳,原來是孫兄弟啊!”
  聞言,大胡子艱難的扭過頭,看到孫起后露出笑容,想大笑兩聲,卻無法做到。
  “大胡子你小心點,別被自己給嗆死了!”
  “哈、哈…能夠在死前…再見到兄弟…你,俺…俺…”大胡子強忍著疼痛,擠出一絲笑容,有些回光返照的樣子,斷斷續續的說道。
  “好了,先別說了,讓我給你療傷!”
  “呵…呵…兄弟…你就…別騙…俺了…呵…”
  身為練武之人,大胡子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根本不相信孫起能就他,只當他在安慰自己。
  見大胡子不相信自己,孫起也不廢話,直接默念咒語,一道道水元素匯集到他手上,眨眼之間便形成了一顆拳頭大小、散發著冰藍色光芒的水球。
  “呵…兄弟…你這是…什么…戲法?”
  看到孫起手上憑空出現一顆水球,大胡子暗淡的眼中出現了一抹驚奇。
  “廢話什么?我說能救你,你就死不了!”
  中階魔法被說成戲法,見大胡子快死了還有心思取笑自己,孫起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不由分說,將手中的水球送向大胡子,就見水球漂浮在大胡子身體上方,化作絲絲縷縷鉆入大胡子體內。
  “啊~好舒服……”
  “別急,還有更爽的呢!”
  孫起笑了起來,再次默念咒語,一顆散發著翠綠色光芒的光球浮現。
  “滋生!”
  光球被孫起打入大胡子體內,在精神力的探查下,綠色光球進入大胡子體內后,迅速抽取之前水療術中的水元素,兩種元素滋養著他體內被震的一塌糊涂的內臟。
  兩道魔法下去,大胡子的臉色紅潤了不少,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安然之下,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圣愈!”
  孫起不再猶豫,又默念起圣愈術咒語,一顆金光閃爍的光球凝聚在他手中。
  在神恩大陸上,中階光明魔法圣愈術,這個魔法是光明神殿所獨有,只有信仰光明女神的信徒才能施展,凝聚出一本由圣光凝聚的圣典。
  千萬年以來,從來沒有哪個光明女神的信徒會將這個魔法凝聚成其他形態,所以在神恩大陸上,所有人都認為圣愈術是將光明女神的光明圣典虛影召喚出來,治療傷痛。
  也只有像孫起這樣,完全自學成才的,才會將圣愈術的能量凝聚成一個最基本的圓球。
  不得不說,真是low爆了!
  但是,雖說形狀不敢恭維,但是效果卻是杠杠的,三個魔法下去,孫起的精神視野中,大胡子體內的傷勢快速修復愈合,就這么一會兒,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呼……卜前輩,我們去喝酒吧!”
  見大胡子沒有大礙后,孫起長吁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已經被驚呆的卜算子,輕笑道。
  “咳咳……小友,你這是什么仙法?竟然如此神奇,讓一個必死無疑的人重新恢復生機?”卜算子快步來到大胡子身邊,摸了摸他的脈搏,隨即不敢置信的問道。
  “呵呵,雕蟲小技,雕蟲小技……”
  面對卜算子那求知的目光,孫起打了個哈哈,徑直離開。
  很快,魚蒸好了,孫起與卜算子兩人對飲,每當卜算子打算將話題引到魔法上面,孫起就顧左而言他,反正就是不說。
  為此,卜算子只能嘆息,想他一生,前半輩子錦衣玉食,三宮六院,盡享榮華;后半輩子,無欲無求,閑云野鶴。
  如今,他平淡的生活中,除了美酒,就只剩下一點好奇心了。
  今天,他看到了讓自認為見識多廣的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手段,心癢難耐,奈何孫起并沒有與他解釋的想法,讓卜算子心如貓抓,第一次連喝酒都沒有滋味。
  三日后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卜算子看著已經能靠著床頭坐起來的大胡子,滿臉不敢置信的驚呼道,“沒想到這世界竟存在如此手段,能將一個必死無疑的人救活…太不可思議了!”
  孫起沒有理會有些魔怔的卜算子,笑看著大胡子。
  “大胡子,現在可以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會從山崖上掉下來?”
  “哎…說來話長啊!”大胡子輕輕一嘆,目光呆滯,陷入了回憶之中。
  “一年前,就在你消失后兩個月后,那一天……”
  隨著大胡子的敘述,孫起終于知道了這一年來所發生的事情,更是知道了大胡子是為什么掉下山崖,被誰打下山崖。
  “那這么說,光明會已經被東廠徹底剿滅了?盟主與左護法問天下落不明?”
  “是的!”
  “萬心能夠將你打落山崖,連盟主等人都不是對手,那他的實力絕對已經達到他義父楚天行當年的功力了!”孫起根據大胡子的描述,大致推測道。
  “沒錯,盟主與他交過手,僅一招就敗下陣來,面色通紅,氣血上涌,不受控制!”大胡子點頭,回憶道。
  “血魔經!”卜算子突然沉聲道。
  “血魔經?”
  孫起驚訝,看向卜算子。
  “沒錯,就是血魔經,如果按照你這朋友所說的,那萬心修煉的就是血魔經,一門非常強大而又邪惡的武功!”。
  。。。。。。。
  。。。。。。。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