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系統讓我去種田 > 第2章 那只比鬼還恐怖的系統
蘇木匠等人,只覺得這名字真好可是又不知道好在哪里。于是眾人都茫然的看著老童生。
  
  老童生看看桌上一圈茫茫然的眼睛,又說道:“溱有眾多、繁盛的意思。”接著又看著蘇木匠說:“你家孫女出生是伴著雨水來的,這雨來得及時,我們這農家算是有了指望,說句大實話,我就盼著這孩子以后都能這邊福氣,旺旺我們青山村呢。”
  
  老童生雖然說是童生,可是也是個莊戶人家,家里也是指著老天爺吃飯的。他年輕時念過幾年書,考了童生后連續幾年都過不了院試。他自知自己就不是做秀才的料,試了幾次便在鎮上找了個賬房的活。
  
  可是鎮上的小鋪又能開多少月錢呢,老童生一家依然是土里刨食的,不過是比別人家寬松些,家里還養了一頭牛。兩年前他的主家收了鋪子,老童生便也回到青山村繼續面朝黃土背朝天做起農活來了。,
  
  老童生名叫蘇安,是蘇木匠的族弟。蘇福見了是要喊一聲族叔的,聽得老童生的解釋,說道:“族叔起的名字自然是好的,只是等下怕是要族叔留一下墨寶,好讓我們認認這字怎么寫。”老童生自然無是不應。
  
  堂屋正在熱熱鬧鬧討論的時候,李大娘正在里間給剛剛有了大名的蘇溱喂奶。李婆子打開帶來的包袱,從里面拿出幾件襁褓并兩件百家衣,里面居然還包著十幾枚雞蛋。她把東西放在床上,看著蘇溱吃奶的樣子,笑著說:“這孩子看起來瘦瘦小小的,吃起奶來倒是急。”
  
  蘇溱一頓,覺得有點尷尬,接著又被本能控制一心一意吃起來,半點沒有成年人的羞恥感。哼哼,她才三個月呢,不好好吃奶怎么長大呀。
  
  李大娘也笑了,“這孩子剛生下來的時候,像只小貓似的,瘦瘦小小的。我奶水又少,天天吃不飽,實在是提心吊膽,半刻不敢放松的。”她把孩蘇溱抱起來,輕輕的拍打著蘇溱的背,“不只是我急,她爹也整天發愁,后來連進了幾天山,摸回來幾條蛇。我忍著惡心喝了幾天蛇湯才有奶喂她。”
  
  母子倆正親親熱熱的說話,便聽到細小的呼吸聲傳來,原來是蘇溱睡著了,薄薄的夏衫隨著呼吸被鼓鼓的小肚子頂的一起一伏的。兩人相視一笑,聲音也慢慢降低下來……
  
  蘇溱站了起來,接過父親手里的一串鯽魚,解開放到井臺旁邊的小池子里。蘇溱輕輕的撥動水面,便見那幾條鯽魚游動起來,不由笑出聲來,鯽魚這東西確實好養活。
  
  李大娘把菜擺到院子中的長方形大桌子上,又把一大桶的地瓜飯放在旁邊的架子上,便招呼大家過來吃飯。這些年收成好,雖然大米飯仍然奢侈,但是摻了大米的地瓜飯倒是能頓頓管飽的。桌上還擺著幾盆蕹菜,一盤韭菜炒雞蛋,這在農家都算是難得的豐盛了,況且那紅薯飯上還鋪了些切的薄薄的臘肉呢。
  
  李大娘一邊分飯一邊對圍著她轉的孩子喊道:“都坐好,誰還亂跑等下誰就別想吃肉!”
  
  家里將近20口人,每天做飯李大娘都覺得累的慌,尤其是一群猴似的孩子沒個安生,時不時就讓李大娘后悔生了三個兒子。兒子多了孫子也多,李大娘這些年天天和孫子孫女的屎尿屁打交道,身累心更累。
  
  大柱子蘇鐵柱去年也成了親,娶的是小李氏娘家村子里的姑娘,也姓李。倒也有趣的很,一家子五個媳婦三個姓李了。因著這小小李氏的進門,李大娘也晉級李婆子了,小李氏變成了李氏,這小小李氏自然也就變成了小李氏。(以后就這么稱呼了)
  
  往日她們三個一塊出門,總要引來村里婆娘們的幾句打趣。李婆子也不介意,總歸大家也沒惡意,就是口頭打趣而已。
  
  分好飯等眾人都落座了,李婆子才拿起提前撿出來的臘肉分起來。大而厚的分給家里的壯勞力們,薄一些的分給家里的女人和半大的孩子,至于那些滿地亂跑只會添亂的小毛猴們,分一片小的嘗嘗味就行了。
  
  蘇家這些年越發人丁興旺,緩過饑荒后,蘇滿谷李氏在蘇溱滿兩歲后就給添了個大侄女蘇金花,沒隔幾年又生了蘇鐵栓。
  
  蘇滿倉的妻子馬氏,是當年用一袋子地瓜聘回來的。馬氏嫁到蘇家有了一條活路,她娘家有了那袋子紅薯挨過了饑荒。馬氏嫁過來的時候除了身上的一身衣服,包袱里也只有一套裙衫,連個破木箱子都沒有,故而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底氣,顯得沉默寡言。
  
  馬氏娘家當年就要活不下去了,李婆子愿意出那袋子地瓜,到底是有幾分想著幫她家一把的想法的。不然白白送一袋子糧食還要添一個吃飯的口,何苦呢。馬氏身體虧的厲害,嫁到蘇家度過饑荒后,前腳李氏生了金花,后腳馬氏就添了個蘇鐵生。
  
  隨著老三蘇滿斗娶了王氏,蘇家小孩子的哭聲就沒停過,三兄弟像比賽一樣你生個兒子我就生個女兒,嘩啦啦的給蘇家生了一堆娃。
  
  分完臘肉,李婆子接過馬氏抱著的才兩歲鐵鎖,和蘇福坐在最上面,好讓勞作一天的兒媳能好好吃頓飯。
  
  蘇福的旁邊坐著蘇滿倉夫婦,再依次是小李氏、十二歲的金花和才十歲的鐵栓。大房的鐵柱小時候和村里的童生學過幾年字,現在在鎮上的雜貨鋪子里做學徒,前些天才回來幫忙把地瓜土豆種下去,今天一早就回鎮上去了。
  
  蘇溱坐在李婆子旁邊,順便把四歲的鐵蛋這個臭狗蛋兒拘在旁邊,免得他到處搗蛋,吃飯都不安生。鐵蛋旁邊是蘇滿倉夫婦,再依次是十二歲的鐵生、九歲的鐵林和七歲的黃毛丫頭金梅。蘇滿斗夫婦帶著九歲的金萍和六歲的金娥坐在尾端。
  
  偌大一張桌子滿滿當當的坐滿了人,蘇溱不禁佩服父親蘇福有遠見,拿好幾塊石料拼了個這么大的石桌子,再多幾個人也能坐的下。
  
  小孩子們吃完飯便呼啦啦的跑去玩了,金花自持是個大孩子了,安安靜靜的坐在李氏旁邊。大人們填了個半飽,終于有精神說話了。
  
  李婆子夾了一筷子雞蛋到悶頭吃飯的蘇福的碗里,說道:“明天我要去一趟鎮上,老大媳婦去問問你大伯娘去不去,不去的話就借一下她家的騾車。”又給懷里的小鐵鎖塞了一口雞蛋,“家里的鹽沒了,之前的地瓜干也該拉到鎮上賣了,忙了這么久,大家伙明天好好歇一天,我到鎮上也割點肉回來給你們補補。”
  
  蘇溱心中一動,想起整天在她腦海里叨叨的系統,拉著李婆子的袖子撒嬌,“阿娘~阿娘~我也要去鎮上。”
  
  李婆子一愣,有幾分遲疑:“明天可是要在鎮上耗一天的,你不是素來不愛去鎮上的嗎?”要知道蘇溱一直覺得去鎮上是浪費時間的。
  
  蘇溱她也不想的啊,就是最近腦海里莫名有個自稱她出生就綁定她的系統天天叨叨著讓她努力種田做任務。
  
  蘇溱剛穿過來那幾年,一直覺得自己是要干一番大事的,可是好幾年了,沒空間沒靈泉沒系統,蘇溱都接受現實放棄稱霸世界了,忽然就出現個系統打破了她農家小妞的日常。
  
  打個激靈,蘇溱又想起前幾天半夜嚇她一跳的系統,穿越十四年,蘇溱還以為她終于遇到傳說中的鬼怪。
  
  

Ps:書友們,我是李子熟了,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