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系統讓我去種田 > 第27章 第 30 章
第三十章
  
  院子里靜悄悄的,正廳也沒有人,蘇溱徑直回了房,躺在床上,雙眼直直的看著帳子,看著看著就慢慢的合上眼睛。
  
  蘇溱是被敲門聲驚醒的,醒來的時候一時也回不過神來,發了一會兒愣,才說道:“娘,我就起來了。”
  
  晚餐過后,三人一邊坐在廚房烤火,一邊閑話家常。
  
  說到元宵賞燈的事情,李婆子就有點不忿:“十五賞燈,沒見過今天才來發帖的,鄉下人家都不會這樣呢。還有那周管事,當人瞎的不成,眼睛長到頭頂上去了。”
  
  “這幾天的時間,哪里有時間做新衣服啊,阿溱,這可怎么辦呀。”
  
  “管他呢,年前不是新做了衣服嗎?穿那些去就好了,反正我也不過是個小配角。”蘇溱大概猜出了錢大人或許是因為她的緣故得了什么好處,這才匆匆忙忙的派了個人來送帖子,對于錢大人來說,他堂堂一縣父母官,能想起她這個下鄉丫頭,那就算是不錯了,自然不會真的多么重視。
  
  蘇溱淡定的很,只李婆子一人著急,自己做不來,她就帶著布料到鎮上請裁縫娘子幫忙做,緊趕慢趕終于在元宵前一天把衣服做好了。
  
  元宵當天一大早,李婆子就催著蘇溱梳妝打扮。見蘇溱笨手笨腳的連個頭發都梳不好,只得放下手頭的活親自給她梳了個還算簡單的垂掛髻。
  
  蘇溱有點不習慣的想要去拉頭發,被李婆子拍了一下:“別亂動,仔細弄亂了。”
  
  到縣城的時候時間還早,蘇溱干脆直奔張家干寶閣,找胖掌柜去了。
  
  張家干寶閣顧客盈門,襯得對面冷清不少。招財眼尖,早早看見了三人,連忙對身邊的客人低語幾句,就屁顛屁顛的上來把牛車綁好,迎著三人往后邊去。
  
  “店里實在是忙,就多招了一個小伙計。”招財看見蘇溱眼里的疑惑,解釋道。
  
  “掌柜的一早說了,估計今天大爺、大娘和姑娘就會到,叫我直接帶來后邊,前面嘈雜,不好談話。”
  
  “多謝招財大哥領路。”
  
  “到了。”進寶領著人進了后院。
  
  那邊還在優哉游哉逗鳥的胖掌柜看見三人進來,眼睛都笑沒了的走過來:“老哥、老嫂子、和姑娘快坐。招財,去泡壺茶來。”
  
  “蘇姑娘可算是來了。不瞞你說,我靠著你那批銀耳,可算是出了風頭了,我這干寶閣可算是在這站穩腳跟了。我也知道姑娘想必是有辦法弄到銀耳的,就是不知道這銀耳什么時候才有?”
  
  “我這次來就是想和掌柜的談談這事。我也不瞞掌柜的,我有法子在家里養銀耳。鄉親們日子不好過,我是打算教給大家養銀耳的,就是不知道到時候掌柜的能不能吃得下。”
  
  “噢,果真如此?別的不敢說,這銀耳姑娘的村子能產多少,還能保證質量,我就能吃下多少。這大周這么大,雖說我們來這沒多長時間,可我們干寶閣那是在京城都有鋪子的,更別說其他地界了,不愁賣。”胖掌柜也很光棍,這蘇姑娘對他胃口,他也懶得拐彎抹角的。
  
  蘇溱有點驚喜,她大概猜得出來干寶閣后面應該有靠山,聽胖掌柜這么說,只怕后面的靠山還不小。這樣她倒是可以安心的在青山村推廣銀耳栽培,不怕一起他人的眼紅,招來禍患,不過這首先得拉上干寶閣這座大山。
  
  “既是這樣,掌柜的,不如我們再談個生意?”蘇溱笑著問。
  
  “不知是什么生意?”
  
  ……
  
  中午的時候,胖掌柜在縣城的酒樓里定了銅鍋子,吃得幾人額頭都出了微汗。
  
  尤其是蘇溱最為高興,她都多久沒這么吃過了,吃得她眉開眼笑的。
  
  知道蘇溱晚上還要去赴宴,胖掌柜還特意安排了馬車送她,叫招財進寶兩人跟著去,到時候在外面等著。
  
  蘇溱知道胖掌柜的好意,坦然的接受了。
  
  錢家門前停滿各式馬車。李婆子悄悄的和蘇溱咬耳朵:“幸虧胖掌柜的馬車,不然我們駕著那沒遮沒蓋的牛車鐵定被取笑。”
  
  蘇溱拍著李婆子的手,牽著她跟著引路的小廝跨入大門。到了二門,就有幾個婢女引著她們往園子去了。
  
  天還有亮光,園子里就已經點燈了。彼時園子里已經熱鬧起來了,園子里珠圍翠繞,花枝招展,李婆子的眼睛都要被晃花了。
  
  進了亭子,只見上邊的寬背椅子上坐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婦人,有一個身著綠色麗服的丫鬟正在輕輕給她捶腿。兩邊一溜坐著的全都是婦人打扮的女子,都笑盈盈的看著二人。
  
  蘇溱估摸著這大概就是錢大人的母親,跟著李婆子上前福身:“請老太□□。”
  
  接著又向周邊的一眾婦人一福,就算是行過禮了。
  
  那老太太笑呵呵的開口:“可是蘇夫人蘇姑娘,快過來讓我看看。”
  
  蘇溱走上前去,乖乖的讓老太太拉著的手。
  
  那老太太拉著她的手端詳片刻,笑著說:“你是個好孩子。把那簪子拿來。”
  
  就見那捶腿的丫鬟到后面拿出一個小盒子交個老太太。老太太打開盒子,拿出一支白珍珠簪子,插到蘇溱的頭上,又端詳片刻,說道:“去吧,找姑娘們玩,沒得在這里陪我這個老婆子。”
  
  蘇溱謝過老太太,又看了一眼李婆子,見她還算自在,就任由一個小丫鬟領著出了亭子。
  
  蘇溱被領著來到一處水榭,欄桿外面放著幾張案子,榭里面也有一張石桌,不少女孩子正在聊天玩樂。
  
  見到蘇溱來了,周圍安靜了一瞬,又嘈雜起來,就像是沒見著蘇溱似的,并不搭理她。
  
  蘇溱也不介意,懶得和小女孩置氣,一個人扶著欄桿在那看著水面出神。
  
  忽然背后一陣疼痛,卻是被人故意撞了一下。蘇溱不耐煩的轉過頭,看見一個頭戴三尾小金鳳,插著紅珠簪步搖的姑娘怒目看著她。
  
  齊縣的冬天不算太冷,那姑娘卻穿著一件銀鼠短襖。外面還披著大紅羽緞斗篷,蘇溱看著都替她熱得慌。
  
  那姑娘見蘇溱上下打量東西一般的目光,眼睛瞪得更大了,直直的盯著蘇溱:“梅香,你們是怎么做事的,怎么什么人都往里面放,沒得臟了我的眼。”
  
  那叫梅香的丫鬟上前一步:“是,奴婢等下就去問問前頭的,怎么打秋風的打到燈會上來了。”
  
  蘇溱簡直崩潰,她就不應該來這什么破燈會,她前世就是一普通老百姓,哪來的宅斗技能啊。
  
  于是她掏啊掏,掏出了一塊手帕,做作的掩著自己的臉說:“哎呀,這位小姐想是不慎染了眼疾,這眼睛才看不清的。哎呀,你還是離我遠點,可不要傳染了我,我可不想和小姐一樣眼睛都要壞了。”說著還把帕子抬高,往后退了幾步,露出來的眼睛滿滿都是嫌棄。
  
  那姑娘氣的直跺腳,她們平日間哪里被這么直白的嗆回來過。
  
  “哎呀,姑娘的腳怎么了?沒關系吧?姑娘還是輕點跺腳,等下姑娘的腳倒是沒事,只怕這竹橋要被姑娘跺塌了。等我走遠點姑娘再跺如何?”說著蘇溱就退出了竹橋。
  
  “姑娘好巧的嘴巴。”一個身著杏色皮毛鑲邊長褙子,里穿湖藍羅裙的姑娘開口了,她彎著一雙眼睛,笑笑的看著蘇溱。
  
  她右鬢是一支鳳首步搖,左鬢是三朵小小的鵝黃色小花。那步搖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搖擺,很是嬌俏。
  
  “錢姐姐性情爽直,一時說話沒注意,還請姑娘不要放在心上”她用帕子掩著嘴輕聲的說,一副大家閨秀的派頭。旁邊一幫小姑娘點頭附和,那錢姑娘的臉色也好看起來,一臉得色的看著蘇溱。
  
  蘇溱懶得和這幫小姑娘耍心眼,她是被請來做客的,又不是自己求上門的,是一個白眼翻到了天際。
  
  “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的,我們鄉下人家學不來這般‘爽直’。這位錢姑娘自己下的帖子都不記得了,想來就是腦子不太好使,我素來不合這樣的人計較,沒得拉低我的水平。想來是你們家下錯帖子了,我這就去向老太太告辭,等下就走,就不打擾各位姑娘的興致了。”
  
  說著不待那姑娘反應過來,轉身就往前頭的亭子去了。氣的那錢姑娘直跺腳,跺得竹橋作響,嗔道:“你們看,那鄉巴佬簡直欺人太甚。”
  
  前頭的亭子里,老太太已經走了,李婆子孤零零的坐在一邊。周圍的夫人太太們正在熱鬧的說話,就是沒人搭理李婆子。畢竟階級不同,誰會紆尊降貴的來和李婆子說話,李婆子那一身看著都沒她們身邊的丫鬟婆子穿著富貴,舉止又不大方,看著就是鄉下來的。
  
  蘇溱也不生氣,階級不同強行互融,根本就行不通,總歸這些人只是無視李婆子,也沒刁難人。
  
  她上前拉起李婆子說:“娘,我們該回去了。”
  
  說著轉身就走,也不和周圍的人打招呼。
  
  前面一個衣著富貴,姿容普通的婦人開口了:“蘇姑娘這般著急離去,可是我錢家那里招待不周?”
  
  “自然不是,夫人不要多慮,我就是害怕那竹橋不穩當,剛才嚇到了,家人又在外面等著,就想先行告辭回去罷了,夫人家自然是再周到不過了。”蘇溱又掏出帕子掩著嘴笑著說。
  
  “是我一時不注意,沒看見夫人在這里,實在失禮,還望夫人見諒。”蘇溱盈盈一福,也不讓她有開口的機會,拉著李婆子就出了亭子。
  
大堂经理一尾中特